当前位置: 首页 > 设计资讯 > 设计教程 > 正文

奥斯卡才是真正的设计盛宴

2018-08-02 1634 0

1bad56e1094b6ac72531cbc867c0.jpg


 

一番在路易斯安那州捉襟见肘的辛苦拍摄之后,亨利·霍布森的专机终于在洛杉矶国际机场降落。他一直在新奥尔良与阿诺德·施瓦辛格拍摄其处女作——《麦琪》,整个拍摄让他筋疲力尽。当他在房间接到未知号码的电话时,专机还在停机坪。


 

“我们需要你的帮助。我们对于电影的结局有点看法。我们能见一下么?”

 

霍布森的伙伴Manija Emran,同时也是他的设计师, 无意中听到他的电话,霍布森还未挂机前,她就摇着头说:“不,别告诉我你还要工作。你这周是休假时间。”

 

霍布森知道他需要时间休息,养精蓄锐之后再投入到其他项目的工作中,但这不是个普通电话,这部片子也不是个普通的片子。

 

霍布森说:“我不能不去。哈维需要你帮助的时候,你就要去帮他。”

 

霍布森说那个人是哈维•韦恩斯坦——米拉麦克斯影业和温斯坦影业的公司创始人。作为影业巨头,温斯坦公司监督并制作了很多大片,比如《低俗小说》、《英国病人》、《心灵捕手》和《莎翁情史》。这是霍布森第一次与温斯坦公司合作,这次可是个大机会,这个电话值得他放弃这一周的休假。简言之,当哈维需要你的帮助时,你就去帮他。这次温斯坦公司寻求帮助的影片是《八月:奥色治郡》。他们需要的人正是霍布森。

 

我径直走向他的办公室,还带着从飞机上取下的旅行箱,哈维·韦恩斯坦(Harvey)让我进去放好旅行箱并坐下来,我开始看《八月:奥色治郡》。 


 

哈维·韦恩斯坦(Weinstein)跟霍布森说,影片的结尾太悲哀了——“我们需要点东西来提醒观众注意到影片中的角色。我很喜欢你对夏洛克·福尔摩斯这个角色的处理。有什么办法么?”

 

Hobson 告诉哈维·韦恩斯坦(Weinstein),夏洛克·福尔摩斯是部快剧,大约只花了三个星期制作出来,对这部电影,他觉得应该能在同样的时间完成制作,只是不知哈维能否同意给三周的时间。结果哈维不同意三周。“我们没有时间” 哈维·韦恩斯坦Harvry)说。“我们只有48小时。”


 

这篇文章不是关于Hobson如何制作这部电影,但是开场故事总结了我们对他感兴趣的部分,还有其他我们采访的设计师——Tom O’Neill 和 Manija Emran。这个故事是关于奥斯卡的,特别是关于创意的。


 

339c56e0fcfc6ac72531cbdf0f5e.jpg


 

对大多数人来说,奥斯卡最激动人心的部分是红毯采访、明星的着装、电影和小李子(Leo)成功获得自己的第一个小金人。对于Canva团队来说,对奥斯卡最激动人心的部分来自于那些狂热的设计能量,而燃烧这些能量的设计师通过优雅的、杰出的、摄人心魄的设计营造出本届奥斯卡的氛围。


 

虽然霍布森没有参与2016年奥斯卡颁奖典礼,但从2009到2015年,他都参与到设计奥斯卡提名者的介绍短片中。这些提名短片是时长30秒视频剪辑,主要介绍获得不同奖项提名的对应电影,演员还有相关人员的。在2016年,在Hobson没有参与的情况下,他们制作了一个奥斯卡最佳影片合辑。不同的视频片段在切换时呈现出爆炸般的视觉效果,这些片段充满了巨大的创意能量。


 

对于Hobson来说,从2009到2015年,所有这些都仅仅发生在三周的时间里面。三周是奥斯卡颁奖典礼给Hobson用来制作他的杰出创意的所有时间。虽然比哈维给他用来为《八月:奥色治郡》(Osage County)设计新片尾的时间要长,但就工作量而言,三周的时间可谓是捉襟见肘。


 

Tom O’Neill是2012年第84届奥斯卡颁奖典礼的创意总监,他仍清楚地记得所有参与颁奖典礼的创意人员身上的压力:


 

“伴随着数百万人的观看,它成为了我做过的压力最大的工作。压力推动所有参与的人提高他们的设计水平。同时它也是一个现场直播,也就意味着所有的环节必须完美,没有可以提前录制好然后去修改错误的机会。一旦最终的概念被选择,就得在直播前夜以继日的努力去完成它。”

 

manija emran(字体设计师,过去也在奥斯卡工作)说,短到残酷的时间表是美国创意产业独有的。

『我来自欧洲的设计界』她上个星期告诉我们。

 

 “很幸运能和我心目中的一些像Philippe Apeloig这样的设计达人共事,欧洲设计师喜欢承接一些周期较长的但时常有挑战的项目。”

 

进度比较慢,但回报巨大。但在美国,所有的东西都是快节奏。虽然能把人累死,但却形成了一种独特的结果,就是每个人都能最大限度地发挥自由。

 

1ca256e0ffc56ac72531cb764fc9.jpg


 

emran 为奥斯卡做的一个例子
 

 

8ee956e0ffe16ac72531cb2d4ddb.jpg


 

emran 为欧斯卡做的一个例子
 


 

奥斯卡每年会有4千万人收看,而且是一些最有才华的人欢聚一堂,我们最感兴趣的是在这些被访问者中,他们是如何在短期内处理来自奥斯卡设计压力的。我们再通过霍布森深入地了解一下他在工作中是如何进行创造,如何处理压力,如何设计电影片头的。


 

我们希望所有的设计师和创意人员都能从这个答案中获得一些经验,因为在许多方面这其实是一些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经验,任何一个创意人员都能够采用。


 


 

Canva: 是什么让设计师觉得自己是在为奥斯卡的提名短片提供创意?


 

 HH:  就是那种面对巨大压力的时候,你拿到了提名候选名单,于是就要想怎样能展现出他们不同的个性,让短片自己讲故事?那个月里真是亚历山大,要做的事情太多了。


 


 

Canva:  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不停地拿出创意是一项巨大的挑战吧?
 


 

HH:  它确实是一项挑战,但是我们能在风雨中成长。并不是说有一种固定的体系来做这件事,但是有一些能派上用场的方法可以使用。你要寻找一些突出特点,既这部电影要传达的主要信息是什么。

 

2014年《为奴十二年》的想法是来自于一个被受骗成为奴隶的小提琴家。 那么问题来了:“我们怎么切合小提琴家的形象和奴隶的主题?”

 

我们的想法是:用鞭子弯曲成美丽的小提琴的轮廓,用这两种意向的重合来表达电影的主题。


 

5ba456e1001d32f875520fa5bbbf.jpg



 

Canva:你之前讨厌“截止日期”吗?

 

HH:是的,但我觉得在项目的即将完成的时候,“截至日期”会一直萦绕在你的脑海中。‘离截稿日期还有X天’这中想法常常会变成一种巨大的压力,但是同时也激发了我的灵感。虽然充满紧迫感,但它也会转变成为一定程度的创意。

 

2009年的第81届奥斯卡是我参加的第一次奥斯卡工作,那时我们有更多的时间,但是我们没有有效率利用它。

 

我们在设计上兜了很多圈子,也做了很多没有意义的尝试,原因在于我们并没有集中精力全力以赴。所以,我认为这种限时压力很有帮助。



Canva:你肯定有一套工作流程?明眼人应该很容易发现你是如何着手、推进并完成一个项目的吧?


HH:当然,奥斯卡最佳影片奖提名的精彩片段合集就是一个例子。


 

当你在看一部提名电影时,你所要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坐下来,按照电影的内容进行草绘,那些被你记录下来的图形和文字便是这部电影的关键之处。


 

我会记录下关键词、关键人物、重要瞬间、主题、年份和地点等等。


 

然后我会问自己,如果让我选择三件事来总结这部电影,我会选择什么?这样做的话能保证这个过程以一种较为轻松的方式开始,然后才开始进行设计。


 

从始至终,没有什么能比时间更能推动你。对于每个人来说,拖延都是再容易不过的事,但是你要记住,这会使你严重分心,尤其是当你在从事和电影相关的工作时。


 

但是一旦你开始处理这件事,去了解这部电影的方方面面,然后你把很多基本的形式、意象、色调以及色彩放到一起。而这些元素反应的便是这部电影,以及其表达的地点与时代的核心。然后你要做的就提炼这些元素。


 

也就是说,“你要通过什么形式来表现这些元素?”——是纹理?还是特殊材料?又或是绘画?这是思考过程的下一层次然后你就要开始描绘它啦。


 

我创作了这些最原始的设计,然后会把他们交给一个初级设计师将它重制成具有高分辨率的作品,以便接下来再交给动画设计师把玩。


 

除了创意本身外,唯有时间能激发我们工作的动力。但我也发现它是一个非常审慎而有条理的过程。这些就是最重要的东西。


 


Canva:设计电影的标题短片看上去就像是一种品牌挑战,因为你得在一个全新的电影标题短片中融入许多已经为人所知的商标元素。请问你是怎么处理的?

 

HH:对于标题短片而言,字体是(把它们整合在一起的)关键。当你单独着手为标题短片寻求创意时,就显得有点为时已晚。因为海报早就设计出来了,相关的字体也已经在设计当中。

 

一个完美的世界,其中所包含的事物都将浑然天成。但标题短片的魅力在于他是一个出现在片尾之后或者片头之前,将电影内容与众多商标元素分隔开来的分隔符。事实上,标题短片更加直接地表达了导演的想象力。

 

就像《白雪公主(与猎人)》中,选用了一种非常优雅的波多尼字体并做了变形。他们在柔美字体的笔锋、转角、笔画交叉以及一些细节的地方加入硬朗的边缘。

 

所以,这样的字体其实是(由Manija Emran)在仅仅三、四天内从零做起的,然后在一个星期内投入电影并被赋予了生命。


 


 

《白雪公主与猎人》字体设计
 


 


 

Snow White and the Huntsman typography

 

电影《罗宾汉》是我们在字体设计上的再次合作。考虑到让字体更具生命力,Ridley Scott想能够配合Gianluigi Toccafondo做的动画背景,因此就创造这些长连体字。他最初放置在手绘作品之后,但显得太冗杂了。在纯手绘背景下显得太拥挤了。

 

因此,我们就希望选一些那个时期或者能够暗示那个时期的东西——比如字母上大量点缀的花纹——当它们出现的时候你会看到。那是我非常喜爱的细节。你有足够的时间去把玩它。标题短片给予你足够的时间使你可以真正沉浸进去。

 


 

Robyn Hood typography

罗宾汉的字体设计


 

 

动画电影《兰戈》也没有可自定义的字体,在为这部电影设计字体时参考了48种字体样式,我们花了大把时间做出了这款肌理感丰富的文字。

 

这个过程有时会很艰难,不过最终呈现出来的整体效果很棒。


 


 

兰戈的专属字体


 


 

Rango typography

 

Canva:为什么平面设计对你来说如此重要?

 

HH:作为一个电影导演,懂平面设计是一项锦上添花的技能。不论你是在拍海报,还是在拍奥斯卡的短片,它都可以帮助你在一个画面里就把故事讲好。


 

能在一个画面里把故事讲好的人,也是一个好的平面设计师。如果能把画面里的故事以电影的形式展现出来,那么你的发挥空间就不只是一张单一的画布,而是成千上万的画面。把故事和信息藏进这一帧帧的画面里,还有什么能比这更有意思?


 


 

最后,关于如何成为一个成功的创意人,我们请Hobson 和Emran来分享一些自己的经验之谈。


 

HH:(最初)我确信自己不会成为这种人(在成为成功的导演之前,先成为一个成功的设计师),但我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尝试。

 

我还是相当的善长(做设计)的,我有到一个好工作,并且将我引向更好的工作和机遇,我会一直尽我所能试着去推进我的设计,我希望让人们从我的作品中看到我的自信,而不是我这个人。

 

通过这种对设计核心的坚持,它可以增加我和别人得交流并为我创造机遇。

 


 

我:对我来说这是自我批评。我总觉得我还能够做的更好,还有更好的解决办法,所以我会更努力地工作,以确保我不会忽略任何东西。 但是这会使得一个项目更具有挑战性,它会让催人奋进并走出自己的舒适区,到达一个欢迎错误的地方。

 


 

例举一个Emran工作的例子:为电影《格雷戈巴克》设计的框架


 

 

谈到奥斯卡奖项,Hobson、Emran和O’Neill几位大神在采访中提到了一些有趣的观点;并且在平衡“完美”与“完成”二者关系——这一所有的创作者都面临的问题上,他们给出了更清晰的视角。

 

对我们中的大部分人来说,当我们孜孜不倦地追求完美的杰作时,创作工作却停滞不前、工作进度却不断拖延,未尝不令人感到遗憾。

 

最值得我们注意的是,作为创作者,Hobson, Emran和O’Neill在强压之下,仍然能够高质量完成作品的创作。这是所有创作者都应有的态度和努力的方向。

 

对Henry Hobson来说,这正是使得Harvey Weinstein欣赏他的地方。对Leo来说,这为他最终带来了他无上的地位。

 

而对于我们来说,这正是奥斯卡奖真正所令人兴奋的地方。

8
评论区(0)
正在加载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