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设计资讯 > 行业资讯 > 正文

设计师张周捷:将无尽之形幻化为真

2017-12-29 1206 0

张周捷,工业设计师、数字艺术家、张周捷数字实验室创始人,毕业于英国中央圣马丁艺术与设计学院,系英国建筑史协会访问研究员。归国后,在国内众多高校从事教学工作的同时,于2010年在上海创办个人数字设计实验室,借助计算机运算程序探索前沿数字化技术和工艺。

张周捷自诩为一个逻辑极简主义者,在他所探究的数字化创作领域里,计算机语言“造物”的形态没有穷尽,而他着迷于以趋简的方式去探讨此间蕴藏的逻辑关系。在他看来,数字语境可以成为一面与自然界平行的镜子,三维点线面不仅模拟着万物的构成,同时这些状态在一定逻辑关系中发展成形,正如千变万化却道法自然的现实环境。从十年前开始关注计算机语言及演算法则,到逐渐确立独有的思想体系并成立个人实验室进行实践研究,继而通过实体制造工艺将其落地,张周捷正在努力将脑海中浩瀚无边的数字宇宙一步步变为现实。

自幼跟随父亲学习中国水墨画,张周捷曾经一度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推崇者。大学从中国美术学院毕业后,他决定出国看一看,随后前往英国中央圣马丁艺术与设计学院进行深造。在欧洲求学的两年时间里,他的思维被彻底地解放。“从小影响我较深的是中国的道家思想,道家推崇自然而然,无为而治,遵循的就是所谓的‘道’。而西方的哲学家也有相似论调,如亚里士多德的‘四因说’中,物体的‘形式因’潜藏于其内部,在持续发展中这些形式因’会逐渐显现,直到抵达最后的完成阶段。而计算机演算的类自然性,正好能够论证这些理论。在我最终的创作品中,你会发现,既没有西方痕迹也没有东方痕迹,因为我所追求的不是物体的外在形态,而是真理,是未来,是形而上的精神思考。”

张周捷与Nike Lab跨界合作的《Mesh Gate #03》,采用Mesh的方式重构了标准五人制球门。

2010年,张周捷在圣马丁的研究生毕业展上首度展示自己的成型创作《Triangulation Chair》,其灵感源自对3Dmax中“网格平滑”(Mesh Smooth)这一形态算法的研究。围绕在数学逻辑下相互关联的三角形切面在镜面材质的烘托下极具未来感,使得这把金属座椅一经亮相便一鸣惊人,从此成为国内外各大设计展上的宠儿。然而有趣的是,“Triangulation Chair”的得名其实来自于一家前来采访他的英国媒体。实际上,张周捷本人一直习惯于通过计算机语言作为编号区分作品,而不是以特别命名赋予作品特殊的含义。对他而言,计算机生成品是去主观化的结果,它们自成逻辑,并不以人的思维为转移。

从2016年起,张周捷便以“网格面”这一计算机基本图形语言为起点出发,通过一系列具象化的网格面成品,从虚拟到现实,从在有限四方体内模拟水波纹的流动,到以计算机生成真实的河流装置,初步进行了网格面成形及制造的试探。去年3月,张周捷携全新作品《Mesh Series 网格面系列》亮相“设计上海”,采用不锈钢打造的网格面装置在彼此联结的三角网格中形成起伏不一的表面形态,模拟出近似于水面的流荡浮动,其无穷结果正如自然水面形态的无可预计。今年,这项研究向着更广、更深的方向拓展。3月,他在上海西岸hiart艺术空间举办个人艺术首展,通过更为严峻鲜明的高差变化、更为激烈动态的丰富层次演绎愈加复杂的立体结构,以计算机语言媒介达成艺术与技术的共体。

在张周捷位于松江的工作室的展架上,摆放着一些他与学生们一起研究创作的练习作品。

在被问及对个人身份的界定时,张周捷这样回应,“我到底是设计师还是艺术家,我是在做艺术还是设计,其实我也不太在意。因为身份是一直处于转换中的,并不固定。重要的是我所要探索的方向,是不是具有值得探索的价值。”作为以身践行数字化创作的先行者,张周捷接下来还将尝试挖掘更多的逻辑体系,运用更多的制造材料,孵化更多的表现方式。而对于观众来说,一个逐渐显形的数字化未来也正在慢慢临近。

对话张周捷

对你而言,创作意味着什么?

我的创作研究始终维系在两个方向:一是基于数字语言本身,探究计算机如何追随某一目标“建造”事物及其过程。二是将数字生成方式联姻实际制造,通过优化可落地的制造工艺转向能够带来实际意义的应用。对我来说,创作意味着一个自我学习的过程,以及一个重要的价值输出手段。

你希望通过创作达成怎样的理想?

朝着计算机数字化的终极目标前行,见证它们像自然界造物那样,不断地衍化、丰富、合理,带来更加绚丽多彩的世界。在我眼中,工业化生产是千篇一律的,而数字化生产却能够带来接近自然的、无穷无尽的变化。计算机生成物所具有的特有的美感和逻辑,是人脑所不能达到的。而且,它具有自发性,是不能够被预设的。就相当于发明一个基因,它会依照自己的逻辑以合理的方式进行衍化。我希望能够把这样的创作带到公众面前,得到他们的理解与认可,无论在艺术层面,还是产品设计层面。

你心目中理想的空间是什么样的?

接下来有更换工作室的计划,我们已经在市郊的一个创意园区选好了厂房,希望能够把制作工厂和工作室安排在一起,便于团队之间的沟通和协作。我对工作环境的构想,就是非常干净、整洁,很系统化,人员组织井然有序,类似于飞机制造现场的感觉。在墙上还可以挂一些有精神指引力量的句子,比如 “无尽之形最美”。这句话来自于著名生物学家肖恩·卡罗尔的同名著作。

谈谈你对理想精神的理解。

它是一个人的使命和信念。当你相信你所为之奋斗的东西是正确的并且是可以实现的,那么其他一切困难和束缚都是可以克服的。我把自己归为现实理想主义者,就是在现实的基础上尽可能实现理想,不让理想变为空想。

你最近实现的一个理想是什么?

今年3月在西岸hiart艺术空间举办的《网格状态Mesh / State》个展。前几年比较多地出现在设计展上,这次是真正意义上第一次举办个人的艺术展。专业的艺术藏家、媒体、展馆对我们的接受度远超乎我们的想象。我猜可能是因为并没有太多的艺术家相对技术化,对计算机的理解较深刻,所以对比之下显得我的创作独树一帜。

你最仰慕的理想家是哪一位?

Elon Musk,SpaceX、特斯拉汽车及PayPal三家公司的创始人,他对这个时代有巨大的推进作用。他是个真正的理想家,甚至可以说是一个很狂热的人,有很多疯狂的想法,比如像超级高铁真空管道。但是当他真的去做了,并且真的把事情做成了,我觉得还是很有说服力的。他不是像很多创业家那样只是搞一个概念的噱头,而是用超强的执行力在实践,我觉得这点很酷。

还想看更多设计资讯、设计新闻?请浏览中国设计之窗资讯设计频道

16
评论区(0)
正在加载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