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设计资讯 > 设计名家 > 正文

梁建国 | “没有设计”就是设计

2017-11-30 1955 0

国际著名设计师 梁建国

  个人简介

  国际著名设计师、制造·中创始人、中国陈设艺术专业委员会/执行主任 梁建国

  梁建国老师八十年代与合伙人一道创建集美组。期间一直试图与中国内陆的经济高速发展保持距离而又身处其中,敏感而睿智——通过这种状态获得了一个极佳的角度来描绘本土新兴贵族的生活。一直秉持一种态度,“帮客人解决问题”。2006年与业内专家共同创办中国陈设专业委员会。倡导:艺术生活化,生活艺术化,历年来各种荣誉无数。

  ▌梁建国:可能大家都想多挣一点,未来可以懒一点。当你静下心去做什么可能都有了。我们需要挣的是心,是你的态度,更重要的是活得通透一点。当一个人活得不通透,挣得再多也没有意义。
 

设计再生

  “设计再生”,要遵循本土的基因或本身自己的生活需求,它是一个可持续话题,也是一个可以让每个人找到方向的话题,必须再生,如果不能再生的话,也许我们活在这个时代,就基本上没有意义。
 

设计的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做设计有起伏

  老觉得自己是一个学者、老师,要强调自己的名片,这就是一个阶段。

  第二个阶段:文化保护

  把快消失的村庄和文化保护下来。在2009年开始,更多是在做文化保护的一些项目,在不同城市根据每个城市不同的需求,做主题。把一些消失的村庄老房子进行搬移,重新把它保护下来。

  第三个阶段:“去设计”

  很多做设计的人强调设计师本身,“我必须要去做很多的造型,我必须要去做很多的所谓主义吧”,我特别怕别人问“新中式”什么,新中式有点土,我们应该找到这个时代的烙印。一百年以后看在座的每一个人,都给这个历史留下过烙印。

  我是一个有野心的人,一直想带领大家做这个事情,这也是我们应该思考的问题。就像开始扎哈·哈迪德事务所一样,他在这个时代做了一个毫无边际的事,我们都是在建立秩序,我们活在这个时代,希望建立这个时代的秩序。

故宫御膳房项目

 

  这个项目是在故宫的御膳房,故宫做了12年,最深的体会,就是我终于可以做这个时代的故宫了,一百年以后看故宫有这个时代的烙印。所以我觉得蛮幸运的是,可以不是简单的去恢复明代、清代的东西。当时是用了很长的时间去努力,其实这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情,是大家的事情,所以我希望大家一起做这些事情,一定可以做到这个时代我们应该去做的事情。

故宫

  这个项目,我请了几个最当代的艺术家把这些故事叠加在一块做一个小空间。很多东西的成立不需要做很炫很怪的设计。现在很多人觉得设计越怪就越好,这可能是荷尔蒙太强了一点,还是做一点有用的实际的东西。当代的表现手法,可以在故宫里面用一些树枝做一些艺术品,并非一定要在皇家里面贴金贴银。

“没有设计”就是设计

  为什么叫“没有设计”,其实这些明代的木匠已经设计好了,你还要设计什么?这个设计里面最主要的是,怎么把明代的木梁保护下来,然后去不停修复,修复工作是最多的。乾隆最有名的书房,是花了大量时间把明代的木梁保护起来,进行修复,实际上它是整个项目的灵魂,我们就是一个保护者和修复者。你首先要做守护者,然后找到一条线,跟今天的对接,还有一条跟未来的对接,把一个600年的文化,在今天进行延续,延续好了它又可以来一个600年。
 

木渎老房子

居然之家的项目
 

  居然之家的项目,实际上它也不是在做设计,是提高中国设计师的身份,我想解决的最大的问题是怎么提高设计费。三年来有一个最大的改变,设计费变高了,不管社会也好或者材料也好,开始尊重设计师了。以前有一些设计师不受尊重,一上来就要跟做材料的人谈,谈好了才用你的,我不主张这种方式,确实有生存的问题,但我只叫那样的人叫设计工作者,不叫设计师。
 

居然之家·梁建国之家
 

  其实设计每个阶段都是在解决一个问题。不管欧洲的人,美国的人,来到这个空间都会照相,他们想不到中国的设计师可以做到这个样子,也算是为我们自己争口气吧。我这个品牌的名字也叫“制造中”,就是永远没有完成。中国文化就是这样的,好象很自然,但又不自然,还是跟人有关系,我们人怎么跟任何一个材料,任何一个物件可以对话,必须找到一种方式,很巧妙的不冲突的去对话,这是设计师应该考虑的。

上海展

  这个项目更多的强调合作,这是一个合作的年代,希望大家多一点合作,不要太过分强调自己的伟大性,现在最大的冲突,就是每个人都在强调自己。因为共享经济,大家一起来做这是最好的。
 

2017上海展

  这个项目是就地取材。在做这个项目之前,做很多项目一定是就地取材,当地有什么材料就用当地的材料。在真正开工之前先做了一个矿。这是一个在山上的项目,所有的项目由这棵树而起,这棵树是在伏羲原来生活工作的地方留下来的。

伏羲山素心园

当下文化要学会“借景”

  自然造景也是比较重要的,中国文化里面,在当下要学会借景,这两年我在做很多很多的项目的时候,会建议把景观做得好一点,室内做得少一点,你开窗的目的把景借进来,就少花了很多钱。有的人把景观做得很好,里面也做得很好,窗开一点点,那就做得重叠了。
 

开封会仙楼

家装设计师没什么好丢脸的

  这两年我也做一些所谓的豪宅,也会跟一些房地产商有接触。这两年我有意识的想去做一些特别商业的,这样会更好,可以帮到更多的人过自己优雅的生活,只有做家装和做住宅,才可以帮到更多的人生活过得优雅一点。做家装不像大家说的那么俗,可能很多做大型公建的看不起家装设计师。
 

北京天筑

  我现在三分之二的时间在做家装,我觉得挺好的。开始没有那么高大上了,中国人,还是会找到自己的生活方式,有时候太盲目的话,会有冲突,你会发现很多东西距离太大,就会把心脏累坏的。

做设计,关键是态度

  今天不讲技法,讲我的思考过程和我的态度更多一点。做设计怎么做最容易的,关键的是态度,你必须要去解决社会问题,这是设计师的天职,他跟艺术家有很大的不一样,设计师一定要解决人的问题和社会的问题。
 

开封会仙楼

  今年跟上海的融创合作得更多的,这些企业家也在承担社会责任,让我们帮助大家住得快乐优雅一点。我们要找到一些生活方式,每个区域不一样。其实我们周边有很多很好的东西,大家去发现就可以了,这是一种态度。

  我们今天可以伟大,老外看不懂我们,他以为我们十年就不行了,其实我们活下来了,还活得挺好的,我们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差,我们需要的是一种真正的找回自己。

  我们也很讲究,就像我上个月去了一次英国,看完以后发现他们很多的设计,很多的东西普遍来说不如我们,他们的一些颜色,他们的一些东西,都是受中国的影响,比如说中国的漆器、景泰蓝等等的影响。现在我是尽量做回自己,找回自己,我们自己把自己忘了。

北京天筑

  我用的颜色全部都是中国颜色,像这种背景的景,金和银,蓝、绿就是中国的颜色,就是丝绸的颜色。我用的颜色很简单,一个是青绿山水的颜色,一个是丝绸的颜色,这都是中国的颜色。

THE END

17
评论区(0)
正在加载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