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设计资讯 > 行业资讯 > 正文

深圳设计“出国攻略”

2012-02-27 5944 0

  韩家英(左)在国际平面设计联盟(AGI)年会上与芬兰国宝级平面设计大师卡里碧波(右)合影。

  《笨熊笨事》在法国戛纳获奖。

  平面设计师刘永清的汉字字体试验设计作品枫桥夜泊,2011年获GDC11探索与实验最佳奖。

  梁子向国际买家介绍莨绸制造工艺。

  刘晓都在2008年参加巴黎中国建筑展。

  琚宾(右二)在荷兰参展。

  “设计深军”如何向海外拓展?此前已有先遣部队探过虚实,他们有的成功登上了国际设计奖项的领奖台,有的设计作品在国外打响了名号。记者聚集其中的室内、平面、建筑、服装、动漫等行业本土知名设计师畅谈在海外的切身体会,分享“设计深军”海外启示录:扶持原创,不能搞“平均化”;广泛开眼看世界,借力艺术与香港;培养潜力企业,立“特区”法规;设计师应反思是否脱离现实;国际配音团队引入老外视角;先对国际时装周说不……

  动漫:本土动漫轻取欧美市场

  攻略:国际配音团队引入老外视角

  “在深圳做动漫的很多,但做原创的少。多数动漫企业都在做代工。故事是对方给的,市场也由对方决定,中方只负责加工中间环节,很难走出去。”华强文化科技集团副总裁尚琳琳表示,做国际市场要长时间的铺垫,在人才和技术上都要与国际接轨。

  2011年,深圳华强数字动漫有限公司年产量达到18512分钟,位列全国十大原创动画片制作生产机构榜首,一跃成为全国产量最大的动画企业。尚琳琳说,其实华强动漫2008年开始做动漫,迄今才4年。但华强动漫的国际市场起步比国内更早,因为中国的流程慢些,要等发行证下来后才能销售,而国外在未做完全片时,拿片花就可以提前预售。这4年中,该公司的动画作品去过法国、新加坡、美国和中东国家展示。去年10月,又携15部动漫作品参展法国戛纳电视节,其中《笨熊笨事》一举夺得7至10岁组儿童评审团大奖,成为首次捧杯的中国动画作品。他们还多次摘得日本TBS Digicon6大奖、意大利海湾卡通节普尔辛耐拉奖、捷克动画节动画奖等多项荣誉。

  回顾这些荣誉,尚琳琳表示刚走出国门时遭受歧视无可避免,国外普遍认为中国动漫质量差。“我们第一年去,他们不熟悉,第二年第三年坚持去,并不断在编创、技术各方面进行提升,他们逐渐对我们了解和认可。现在我们的作品已辐射东欧、西欧及美国地方电视台。”尚琳琳认为,中外动漫其实在技术上差距不大,中国原创动漫弱在内容。华强的优势主要在编创,为了打开国际市场,故事都立足于国际视角和普世情感。另外,还有一流的国际化专业配音团队,分别来自美、英、澳等国一共十几人。他们不只负责配音,还会针对西方国家的习惯对台词再创作,对整个故事内容提出修改意见,有时配出的英文比中文更加有趣。中国动漫要打入国际市场,语言是第一关。而中国许多参展的动漫作品,甚至都没有英文字幕,更不用说英文配音了。

[Page: ]

  平面:国际参赛出名 国内缺影响力

  攻略:扶持原创不能搞“平均化”

  “深圳现在已经慢慢回归理性状态”,深圳资深平面设计韩家英认为,深圳作为南方区域较为重要的城市,前些年起步早,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平面设计发展也逐步走向成熟。但是,近些年深圳的优势也在慢慢消失。虽然社会、政府对其他类的设计产业也有相当高的重视,但是平面设计在全国很难有大的势力,而在国际上的影响还停留在参加一些比赛,慢慢出来一些设计师的阶段。

  他认为,目前深圳聚集的优秀平面设计师相比北京、上海要多,这是深圳的宝贵财富。但从社会、政府方面,深圳没有实质性的改变来扶持创意设计产业,设计师还处在各凭本事独军奋战的地位。韩家英在深圳、北京、上海三个城市都有公司,他的感受是,深圳在文化、艺术和社会各层面的优势已经不明显,需要新的、大的动作。

  韩家英认为,深圳已经成为“设计之都”,而且呼吁大力发展创意文化产业,但目前在国内和国际具有专业影响力的还是平面设计,像建筑、服装、工业设计在原创上都没有太多的优势。他强调,原创设计是核心力,如果不把这当成重要拳头打出去,而是走平均化路线,未来要走出去的挑战将会更大。他说,“我们应该对专业有清醒的认识,否则是很可怕的。”

[Page: ]

  服装:谋定后动 深圳时装名扬巴黎

  攻略:求地利人和 先对国际时装周说不

  “说到中国服装,外国人大多数戴着有色眼镜来看,认为中国服装企业缺乏时尚创意,大量COPY。”深圳梁子时装公司总经理黄志华说,其实老外并不太看重企业的产值,国外许多专业圈子是拒绝中国服装品牌进入的。梁子时装刚开始走出国门时,遭遇的负面信息可能少些,是因为外方通过对产品的接触认识和一些专业活动的沟通了解增加了好感。而且,经常会有一些国际时尚专家告诉他们,你们的服装有走出去的价值,会受到国际市场欢迎。

  黄志华说,近几年他多次接到伦敦、纽约、巴黎、东京等国际时装周的参展邀请,但是他都几次拒绝。获得国际市场的青睐,为何要说“不”?黄志华坦陈,是觉得自己的商业准备还不够,相比下国内市场更重要,因此有所为,有所不为。他不想只停留在信息传播上,关键是商业要跟得上。一次展会过后,紧跟的是商业拓展和落地,产品要走向市场,就要谨慎选择在哪个商业区、人力资源如何配置、对地方法规的了解熟悉等,这些都是跨进国际市场所必须考虑的。

  直到2012年,黄志华终于决定参加法国巴黎WHO’S NEXT时尚成衣展,此前他已做足了准备工作。近几年来,梁子时装公司一直与“全球时尚管理”专业EMBA、法国时尚专业协会、巴黎时装学院等机构和学校保持着良好的沟通与合作。法国时尚专业协会的主席也成为座上宾。

  黄志华几年苦心经营的国际社会关系在这次WHO’S NEXT时尚成衣展上发挥了重要作用。从布展到与客户洽谈,梁子时装在巴黎展会上得到了诸多帮助。该公司旗下的高端品牌TANGY collection,也是唯一受邀的中国原创设计师女装品牌。4天展会,梁子时装的亮相名动巴黎,因突出东方情结的创意设计和崇尚自然的制作工艺,获得了法、英、美、德、俄等高级时装店及老佛爷百货和巴黎春天百货等顶级百货商场的青睐。

  黄志华信心满怀地对记者说,他们今年正筹划组建一个国际化团队,正式向欧洲市场进军。

[Page: ]

  建筑:大师玩地标 人才往北漂

  攻略:5亿元扶持 多少给中小设计企业

  李文海早年曾供职于都市实践建筑务所。上世纪90年代末出国的李文海与80年代末、90年代初出国的刘晓都对中国建筑设计有着不同的感受。

  在他看来,老一代的知识分子有更多的社会关怀,他更愿意反观自己是否脱离了现实,而不是责怪外在没有提供好的环境,他觉得有些问题可能是自己臆想出来的。现在李文海在大连市规划院的一个建筑事务所工作,在大连和深圳两地奔波。相比之下,他觉得大连的建筑商业没有深圳成熟,但与现实更加挂钩,更有互动性,深圳建筑则更加风格化。

  都市实践建筑事务所合伙人刘晓都频繁往返于深圳和荷兰各地参与各种建筑界的论坛、讲座和交流合作,荷兰被誉为世界建筑师的先锋实验场。刘晓都的切身体会是,深圳已经是是全国建筑设计重镇,聚集了相当实力的人才。但这些人才的汇聚不是城市自身生成的力量。深圳有一种宽容、开放和鼓励创新的生态,特别是像深圳市规划和国土资源委员会这样的机构一直在鼓励和支持城市建设和创新,这在全国走在前列。他们有意识,有作为,包括深港建筑双城双年展是全国最早启动的,也是目前发展最成熟的,说明深圳对建筑行业向国际高标准靠近的期望和努力,也表现在对“设计之都”称号的经营上。现在深圳的建筑行业不只服务于深圳,而是全国市场。深圳的建筑行业是创新和设计进步的主要力量,这一势头应继续。

  “当然,现在深圳整体的设计生态有潜在的问题,如整体吸引人才的优势在逐步丧失,”刘晓都指出,随着整个城市生活成本的提高,人工成本水涨船高,企业竞争力的成本也不断攀升,导致利润大打折扣。一个行业的造血机能出现了问题,捉襟见肘。

  刘晓都表示,现在整个设计队伍越来越年轻化,越来越不成熟,与国际相比,在经验和积累方面都呈下滑趋势。“一个城市真正的吸引力在于对人才的吸引。”他说,如美国吸纳了全世界的优秀人才,让生产、创新和知识精英汇集,纽约就集聚了全世界包括设计、文化、艺术各方面的精英,那里的环境已经很成熟。相比之下,深圳只有吸引的模式,造血机能不足。这里只有一所大学有建筑学院,一年只输出几十个毕业生,对全市几百家建筑企业的需求无疑是杯水车薪,从长久看这是大问题。而与北京、上海相比,深圳的整体文化丰富程度、国际视野有所不及,从而导致人才的落差。

  他担忧深圳在丧失完所谓优势后,正从新兴城市慢慢变成一个早期既得利益者的城市,后来的人没多大发展空间,处于一种被剥削状态。于是一些人选择去北京等大城市,因为那里新的机会更多。

  “近几年大部分广东艺术家都开始北移,这是一个信号,设计师可能会跟着北移,若政府不注意,人才流失可能到无法挽回的地步。”刘晓都提醒说,政府要做的已不仅是提供保障房让人才住下来,而要加强对未来年轻事务所的培育。他分析,深圳原是中小企业最活跃的地方,但正发生改变,新的建筑事务所越来越少,生存越来越困难,与北京、上海相比显得乏力。这种大企业多、小企业少的情况降低了行业的灵活度和生机。政府在保护和激励中小企业上有政策,但资金难落实。即使政府每年对创意文化产业发展给5亿元支持,但多分流给文化活动,较少落实到设计企业头上,所以扶持还需落到实处。一些建筑事务所不仅做深圳还做全国项目,政府扶持本地事务所时就应有所区别,如全盘开放,很容易让远不如大型集团实力雄厚的本地中小设计企业垮掉。

  “‘设计之都’的称号,不在于普利兹克奖得主在深圳建了两所标新立异的建筑,而是当地设计力量取得的成就,是关乎人而不是物的。我们以为盖一堆房子就有了设计氛围,这是误导,需要反思。从另一层面讲,深圳没有引领潮流的东西,比如住宅。建筑师越来越被市场引导,想方设法偷面积,这是非设计、非创新的东西。”刘晓都说。

  “行业管理规范也比较混乱”,刘晓都认为,有关部门应在建筑法规上进行突破,给国内树立榜样,突破因循守旧,不适合现代化发展的旧规范。如全国硬性规定的日照规范,是对城市巨大土地资源的浪费,深圳是亚热带城市,总体上不需要这么多日照保障。这一法规曾被“突破”过,但后来又退回最初。深圳形成不了欧美温情小镇,不是深圳建筑师设计水平的问题,是规范形态导致的。深圳的机会在于成为真正的“特区”。

[Page: ]

  室内:设计市场大 资格成门槛

  攻略:广泛开眼看世界 借力艺术与香港

  “深圳室内设计的市场已经走在前列,但相关政策相对滞后”,深圳秀城设计总经理陈颖说。他认为,室内设计企业的资质是由广东省建设委员会进行确认,他身边的一些同行在申请资质时会遇到重重关卡,不可避免地带来“权利寻租”。而且管理层面经常有一种惯性思维,在建筑方面总跳不开管理农民工企业的思维模式。还有一些单位如消防部门为免责,要求设计企业提供资质,把责任都转移到企业身上。

  他透露,室内设计招标中存在一些装饰公司挂靠大单位去竞投,因为一些大项目,小团队参与的门槛较高。不过好的转变是,现在有些小团队已经以独立的身份出现在大的招标项目中,而甲方也逐渐由重视“体量”转变为重视创意和公司本身的实力。

  看到深圳的室内设计公司在慢慢成长,陈颖建议深圳的设计企业走出去,纳入到现有的联合国创意城市网络,如通过权威出版机构,将案例、作品集结成书,向国际市场发行,从而引起关注。他还说,深圳可以向香港贸发局学习,它每年会拨上亿资金为中小企业拓展内地和欧美市场。除了深圳,现在秀城设计在香港也开有分公司,陈颖说,他想通过香港打进国际市场。客户以前只选择中国香港和国外的设计公司,现在开始更多地选择深圳的公司了,还有一些香港设计公司迁到深圳来拓展市场。

  “我不喜欢将中外情况进行横向的对比,因为不客观,各自所处的历史阶段不一样。”水平线空间设计有限公司设计总监琚宾说。他说,现在的情况是100个中国设计师里有一个是优秀的,那国外100个外设计师里就有80个是优秀的。其实,好设计师之间没有差距,但按整体打平均分,差距就很大了。而且现在中国室内设计的量和质都在发生改变。

  他建议,中国设计师应该多出去看看,有三条线可供选择,一是现代建筑设计,二是文艺复兴,三是中国古代明清路线。“我们不仅要到发达地区欧美日韩等国家去看去体验,还要走国内路线,看一些经典建筑吸取文化底蕴。”他说。

  琚宾还为设计师总结了“六看”:一是要向上看,要对艺术、哲学、宗教方面有研修和灵性,否则没有高度。二是要向下看,要关注产业链和生产能力,这是设计的支撑,否则无法落地。三是要向前看,要有时尚的前瞻性。四是要向后看,要能沉淀传统和历史。五是要向外看,要关注国际趋势。六是要向内看,要关注当下,实事求是地看待中国现状。

  “深圳设计可谓‘无头无尾,只有肚子’”,琚宾说。他解释说,无头是指缺乏思想深度、文化积累,无尾是指水平太差的无以生存,肚子是指还有大市场。他认为,目前深圳在国内的优势还很明显,无论从设计的产值、设计师的数量以及公司提供的服务上看都有地区优势。但是这种优势在逐渐变小,这需要设计师加把劲,特别是在思想和国际观念上。政府应该多付出一些力量,多建一些新的事务所,特别是应该打造一个高水准的国际设计奖项。


68
评论区(0)
正在加载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