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设计资讯 > 行业资讯 > 正文

骂声中成长的体育场馆

2011-04-15 12643 0
  经过长期的努力,绿色行动不只出现在收取机动车城市拥堵费、推广有机食品、建造LEED绿色建筑等方面,体育场馆的建筑设计也大踏步地加入此行列——极力主张降低体育建筑本身以及未来运营所造成的碳排放。

  大势所趋之下,去年的南非世界杯正式将温室气体排放事宜纳入监管范围,一份由南非和挪威政府委托所制作的报告书指出:2010年南非世界杯的碳足迹是2006年德国世界杯的8倍,主要原因是南非严重依赖煤炭发电,城际铁路或当地公共运输的不发达迫使球迷们不得不乘飞机或大巴至球场观战。

  如今,全球范围内的运动场馆在节能方面不断进行着各种努力与尝试,使用太阳能、风能、节能灯管、循环水管理系统、循环建筑材料……人们陡然发现,自己已进入一个绿色体育场馆的黄金时代。

体育馆的尴尬境地

  前不久,位于英国朴茨茅斯、蒙巴顿中心的奥运游泳池刚一建成就成为了一个笑话。耗资500万英镑建造的这个奥运游泳池竟然比标准赛道短了两英寸——承建商忘记给八条泳道的两端加装计时所必须的5厘米宽触摸板!显然,这个新泳池没法用于奥运会,只能用来承接业余比赛,除非伦敦拿出更多的资金来弥补这个错误。



扎哈·哈迪德(Zaha Hadid)设计的水上中心



  不过,在所有伦敦2012年奥运会体育场馆中,挨骂声最厉害的莫过于扎哈·哈迪德(Zaha Hadid)所设计的水上中心,最初提出的预算仅为7300万英镑,但仅仅在2008年夏天,预算激增、超过3亿英镑。其中,备受诟病的是一个新增的、建于屋顶上的人行天桥,其要价为6100万英镑。于是乎,这个超现代的水上中心不仅成为了2012年伦敦奥运会代价最高的建筑,在建筑专业领域也引起了有关“可持续性”话题的反思。

  除了由于细节过于模糊导致额外支出加大的警告,伦敦奥运评审团还对哈迪德的水上中心设计方案提出质疑,其木质天花板容易导致建筑结构不稳,而英国奥林匹克部长休·罗伯逊还表示,它在赛后改造成公共设施的难度会很大。虽然,设计者扎哈·哈迪德接受了批评,重新设计木质天花板、测试并找到抵御潮湿环境的最佳材料,但水上中心最根本的问题并未得到解决:该建筑并没有很好地把奥运结束后作为公共设施的再利用考虑在内,同时也忽略了赛后改造场馆所需的改建费用。

  事实上,奥运场馆赛后作为公共设施再利用的反面案例早已存在,前车之鉴之一便是当年付出了150亿美元的雅典奥运会——奥运光环褪去后,仅仅只有少数设施仍被当地体育组织使用,这些建筑的沉重维护费一部分依赖于国家津贴。雅典人曾多么希望Faliro奥林匹克中心成为崛起的象征,如今却是何等不堪:两座主体育场都已被关闭,环绕它们的公共空间已荒废,被涂鸦所覆盖;附近曾被规划为一座生态公园的大片土地被杂草和旧家具占据;羽毛球场已经被临时改建为一座剧院,另一座场馆则被改建为购物中心。或许人们仍然可以坚持认为,2004年雅典奥运会对这座城市起到的影响是正面的,包括逐年递增的旅游业以及焕然一新的基础设施,但绝不包括那些体育设施。



Hopkins Architects设计的2012伦敦奥运会自行车场馆



  相比之下,由Hopkins Architects设计的2012伦敦奥运会自行车场馆是充分考虑到绿色与可持续性发展的案例。譬如,建筑上部所使用的小尺寸红雪松木材可提供更为顺畅的通风条件,而在奥运会和残奥会结束之后,这个拥有6000个座位、双曲抛物线形钢结构的体育馆将为运动员和当地社区使用,保留咖啡馆、自行车出租等服务。无疑,实现多元与高效是投资者、设计师、运营商对大型体育场馆及其赛后运营的共同思考与关注,也是现代大型体育建筑高效目标实现的关键。

反思之后绿色生长

  似乎每届奥运会或是大型体育赛事的新建筑设计都力求超越前届,力争成为举办城市和时代的标志。在此方面,未来值得跟踪关注的项目恐怕是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不过,并非卡塔尔所强调的清洁能源(大量的太阳能系统),而是耗资巨大的体育场馆将如何解决气温控制系统?卡塔尔夏天超过华氏100度的高温显然让人难以承受,但卡塔尔大学的工程师们宣布将在未来11年内完成一个最有创意的点子:制造一朵可以保持球场凉爽的机械云!据说,这朵云由超轻材料做成,内部充满了氦气,由太阳能驱动,可通过遥控操作,还能吸收紫外线……但无论如何,它听起来就是那么诡异,建筑师们正越来越多地采用可持续材料和方法来设计绿色环保体育场馆,而非单纯追求外观或其他眩目的设计。



George Stowell事务所为英国国家网球中心



  与造价50万美元、尚在研发中的人造云相比,George Stowell事务所为英国国家网球中心设计的顶棚是一大对比,它最近刚获“2011年英国民用工程协会特别奖”:可拆卸式的顶棚采用合成充气织物和42米跨度的钢架建造;其拉升的织物覆盖了两座黏土球场,面积达1600平方米,提供了全天候的高质量培训环境;优化了黏土场地的用途,不破坏都市开放区域的环境;比钢架的用钢量减少了80%,其充气材料的使用降低了90%的能耗。

  这个体育场馆配套设施中的顶棚不仅造价便宜、实用可靠,其创新性和可持续性还在于:可在四天内拆卸以及未来有着更为广泛的用途,这些材料不仅仅运用在体育设施上,更可以作为低成本的解决方案应用到社区建筑中。无疑,体育场馆设计在技术及建造方面的环保理念、赛后改建为公共设施的可持续性,越来越引起业内外的共同关注。

  在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上,举办速度滑冰及短道速滑赛事的里士满奥林匹克椭圆速滑馆 (Richmond Olympic Oval)是另一个富有影响力的成功案例。





里士满奥林匹克椭圆速滑馆



  首先是循环使用木材的理念,来自不列颠哥伦比亚省、被松树甲虫所杀死的林木,这些木材与钢结构架设出100米跨度的波浪型屋顶,部分木质结构可以移动,以便人们在山峦和河流的自然景观中欣赏比赛。其次是,整个建筑外部的蓝色特殊纤维板,蓝色的深浅程度完全随着日光的强度及角度变化而变化,以调节滑冰场室内的温度。

  里士满奥林匹克椭圆速滑馆成为获奖建筑还不仅是因为这些原因,它更从长远运营去考虑:设计师选择了复合的地面设计,使得场馆能举办速滑之外的运动项目;参加了社区健康项目,提供运动训练、健身中心、零售店等公共服务设施;设立一个皮划艇中心,配备训练机器与泳池。这些改建对于当地潮湿寒冷的冬季来说,都将大受普通民众的欢迎。

  最终,人们将会在绿色体育场馆、赛事以及赛后改建公共设施中感悟到,体育领域的绿色措施亦引领着一个历史性的变迁:每一天我们都在向大气中排放二氧化碳,所以每一个人都必须做点什么来努力挽救这个星球。

新闻链接: 卡塔尔世界杯的12座体育场
   当国际足联做出决定由卡塔尔承办2022年世界杯,消息一经宣布便引发不小争议。卡塔尔和票数屈居第二的美国究竟哪一个才是最理想的选择,只有等到12年后世界杯拉开战幕时我们才能一见分晓。


145
评论区(0)
正在加载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