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设计资讯 > 理论文摘 > 正文

中国式思维

2006-09-28 4215 0
问题的问题的问题之三
 
其实,“问题的问题的问题”,还有很多,本想就这个主题接下去讲,但是想想还是换个题目吧,一是怕大家审美疲劳,二是后续话题只是些感言,毕竟不是吃理论饭的,成不了体系,但不说又不爽,就当作老家伙发发牢骚,唠叨几句吧。
 
说到教育弊端,大概老老少少都会有大堆牢骚和脾气,甚而义愤填膺,指责漫骂,实乃罪大恶极,罄竹难书。如若真要是到了全国人民口诛笔伐的田地,老顽童倒也要为教育战线的同志们鸣个不平,尤其是战斗在第一线的那些兢兢业业、含辛茹苦、穷酸不堪的教师们。然而他们是出于好心却干了坏事,其实他们也是受害者。只是他们不知道自己的不是,这是他们的悲哀,也是当今大多数中国人的悲哀。
此话怎儿讲?
 
三十余年的封闭锁国,半个多世纪无常的风云变幻,导致意识形态的严重扭曲和基本价值观的混乱,这是古今中外前所未有的非典型社会意识形态,这是一种越出了人类正常的意识形态而不经意地形成的一套变异的意识形态下的扭曲思想和意识体系(包括行政体系),而这套体系经已造就了两三代人的非典型正常思维的“正常人”,这种“正常人”并在不经意间、无反省地培育着新一代的“正常人”。这就是为什么许多西方学者至今仍然研究不透的所谓“中国式的思维”。
在这套“中国式的思维”下所产生的种种弊端和怪异现象更何止一个教育部门!
 
记得北京申奥成功之后,我们的申奥第一功臣何振梁先生在几次重要场合说过一句同样的话,他说:“北京举办奥运,我不担心硬件,我担心的是软件”。这是何老先生十分婉转的告诫,而我也在担心,担心着又有几个人能够听出何老先生这个话里的玄外之音呢?
 
不是吗?现在看看我们迄今为止的奥运文化表现以及上海世博会的设计,不就已经突显了“中国式思维”强大的力量吗?我们常常自以为是,自以为美,自作多情,我们常常在自我感觉良好的时候却浑然不知自己正在冒着傻气!这种情况在我们参与和处理国际事物中的案例举不胜举。
 
回到教育话题,我曾经与一些高层领导人士在饭桌上提起过素质教育问题,他们也为此直摇头叹息,作为中央,确实非常重视这个问题,但是没办法,整个基层教师队伍又有几个人能明白什么叫素质!所以,抓了这些年收效甚微,反而因此搞出新的教条和新的弊端。还有许多所谓的学者很是自以为是,对自己那么一点儿所谓学术尊严神圣不可侵犯,那种教条古板僵化、形式主义、粉饰政绩的作风到了不能容忍的地步。

我总认为,李敖的来大陆的“文化之旅”不在于他的政治主张,也不在于他说了些什么,他带来的是一种态度、一种思维方式,这比主张和内容更有价值。他的嬉笑怒骂是对那些教条古板所谓的学术尊严的挑战,他那种“玩世不恭”的态度似乎是向那些板着“庄严肃穆”面孔的所谓的正人君子模样的权威们掏胳肢窝式的嘲弄。
而我却在揣摩那些正人君子们身上是否还有痒痒肉,他们是否真正地感受到了被嘲弄,以及被嘲弄后是否会有自我羞愧的反省?我相信绝大多数的正人君子是没有感觉的,他们早已麻木了,而这种麻木才是真正让人恐怖的东西,因为它正在统治着我们的思想、灵魂以及所谓的行为规范,而这些东西又在不断地克隆着一代又一代的只看主人脸色行事,没有自己灵魂和思想的正人君子。


48
评论区(0)
正在加载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