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设计资讯 > 理论文摘 > 正文

触摸时尚的家具设计

2006-06-12 3369 0

??在经过了广阔的游历,并在不同的国家里学习了之后,作为艺术家的林菁,选择回国发展自己的事业。她对生活的见解和热爱,使她对设计家具有明显的兴趣。现代的家具设计已与城市,建筑,装置之间的界限模糊,也给设计师们无尽的挑战。林菁通过对材料和技术的把握,制作了一系列的作品,其中一系列是木制的凳子,它们给你一种冲撞,让你忽然发现,木头的表现力和创造力,也如此多样。其中有男凳与女凳,它们是通过细致的加工,将表面像成符合男性与女性骨盆的曲线,从而像法语一样,给予物以性别的划分。如果过了多少年,人类消失了,而这两个凳子还存在的话,那么另外的生物,或许可以用它来推断人类的身高和两性的区别。一对摆在一起的凳子,像是翻开来得书,造型工艺显然经过细细的琢磨,接口光滑自然,坐上去触感十分细致;一个连脊的椅子,一个优雅的符号,让人浮想连篇,硬木的质地却能体现柔软的曲线美,仿佛家具中有缪斯神的灵感;一个表面平平的大方凳,却有弯弯的腿,不但受力合理,而且通过木纹和曲线配合,体现出怡人的姿态;一把凹型坐面的椅子,刻下了人坐下时的痕迹;一个不对称的靠背,体现了一种不稳定的动感,仿佛俄罗斯的舞蹈,不但充满了生命力,而且还极富表现力。这些椅子,让人与法国建筑大师柯布西耶的作品产生许多共鸣,它们都用曲线的张力来表达另一种极少主义的概念:一种材料通过设计加工后,所界定的空间,和人产生强烈的共鸣,也许那是一条路径,也许是一个供人休息的场,但它始终会用一种出人意料的美感打动你。于是,当这些凳子们在光影中展现着它们柔媚的身姿,呈现在你的面前时,它就在诱惑着你的神经,吸引着你的目光,让你产生一种欲望,要体验人体工程学带来的方便。而作为一个女性艺术家,编织的感性美和对材料的直接接触也是吸引她的地方。用编制袋来做作品,更是一种表达的方式,看那些在旧机器间发出暖色光彩的编制袋,以及它上面的图案,通过不同手法来表达,仿佛在诉说着什么。

??另外一系列是取材于七十年代中国工厂里常见的钢制木面椅,设计师用塑料导管或制品,来填补残缺的部分。作者在断了的铁椅坐面之间用透明的塑料布修补,在生锈的铁椅钢架间用黄色,绿色的塑料绳缝补。在暗色中像是画家涂鸦一般轻松自如的抹上一些亮色,却产生了似乎可以随时飞起的效果。那残破的油漆和生了锈的暗的钢构架,与光亮柔软的鲜艳的塑料绳形成质量上的对比。这种经验的叠加,完成的是一种对环境的再创造,旧有的事物并不因为时间而消失,新生的系统总能在弥补的过程中完成更新的任务。同时,当旧有的产品被新材料更新后,它所具有的功用也因此而不同。这种不同的对旧物的改造,不只是一种怀旧的寄托,同时,改造过程表达了创作者对于新价值可以通过旧有事物萌生的理解和尝试。

??显而易见,她的作品都具有功能性,即使是最不具固定形状的装置,也由于材料的普适性和轻盈的感觉,可以被用做灯罩。这都是因为艺术家本人对自己设计的定位,当设计成品向市场开放,艺术家本人也就对社会产生了影响。

   
   
   


37
评论区(0)
正在加载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