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设计资讯 > 理论文摘 > 正文

先锋漫画逃离尴尬要多久

2006-06-12 9557 0

先锋漫画——至今在国际上仍无清晰的定义,一般指介于传统漫画与前卫艺术之间的边缘艺术形式,或者说是受当代先锋艺术催化而生的一种新的漫画流派,强调在价值观和审美取向上的探索功能,对传统漫画具有“颠覆性”。

正值花开时节,青年漫画家夏大川又一次收到了出席“欧洲漫画艺术双年展”颁奖仪式的请柬。他于去年年底选送的先锋漫画作品《无题》,经过激烈的角逐,终于从来自二十余个国家的两千余件作品中脱颖而出,荣获该次双年展的第二名。

对于即将动身前去比利时领奖的夏大川来说,在国际比赛上获奖乃至领奖,已不是什么稀罕事了,自1994年至今,夏的漫画已在国际获奖50余项。可是一个让人困惑的事实是:饮誉国际漫画界的夏大川,在国内却一直默默无闻,甚至连圈内人也鲜为人知。

何止夏大川?一群长期致力于先锋漫画创作的漫画家,如许滔、金晖、夏丽川、李海峰,他们与夏大川都有着相似的遭遇,而且在过去甚至将来更长的一段时间里,没有人知道这样的窘境会持续多久。

作为绘画艺术的一个分支,漫画发展到今天,已嬗变成了三种形态,即讽刺幽默的传统漫画、叙事的多幅或连环卡通漫画、探索性的先锋漫画。在当下传统漫画、卡通漫画普遍走俏市场、人皆亲之的情势之下,先锋漫画倒像无人关怀的苦孩子,独守一隅,暗自悲戚。

不仅如此,相对于国外先锋艺术狂飙突进,并已形成产业从而以主流艺术的身份走进寻常巷陌的事实,国内先锋漫画艺术创作一片寂然,更不提市场份额的占有。由于国内在先锋漫画方面尚无官方权威组织,漫画创作队伍一盘散沙,作者们仅靠相似的创作理念聚成各支流派,缺乏多元的艺术创作环境。一个有趣现象是,这些作者大多是业余的,他们必须在拥有一份稳定的工作与收入的前提之下,才能从事创作,比如中国先锋漫画的首创者许滔就在某报做美术编辑,而金晖则是上海某医院的医师。

在国内,关于漫画的奖项少之又少,除了中国漫画奖、人民日报“讽刺与幽默”年度奖、中国新闻漫画奖三家权威奖项外,别无其他。而这其中事关先锋漫画的评奖又微乎其微。缺少了有效的竞争与激励的机制,任何一个行业无异于一潭死水。

由于失宠市场,不少作者转而将创作当作自娱自乐的一种方式,长此以往,一些不乏优秀的作品被束之高阁,漫画艺术多元发展的势头必将受阻;而另一些先锋漫画家们终于无奈地开始探寻“曲线救国”之路。即通过在国际漫画比赛中获奖,以期引起人们关注,进而让人们逐步接受先锋漫画作品,从而达到先锋漫画在全社会的普及。

在内外环境多重挤压之下,中国先锋漫画只好“匍匐前进”。漫画,尤其当前的先锋漫画,要想在未来的中国绘画主流艺术中占有一席之地,显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卜昌伟??

谈论漫画,漫画作者们似乎更有发言权,本期特请来三位不同创作风格的漫画家从不同理念出发,一起剖析先锋漫画。??

1.先锋漫画在国内起源是什么样的?

夏大川?先锋漫画家?1993年开始漫画创作?:先锋漫画首先出现在国际一些大型展览活动上,尤以欧洲和南美一些国家最为突出,当然它与漫画之外的其他艺术并无明确和清晰的界限,一些声名卓著的当代艺术家也常参与其中。

先锋漫画在我国的首倡者是许滔,他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的作品已经初具了先锋漫画的特征,并着意于在创作理念上的探索以及与前卫艺术之间的横向比较。在此后的几年中,夏丽川、金晖、李海峰等青年漫画家,先后开始了这方面的探索和艺术实践,但其发展受种种条件制约,一直未能形成大的创作群体和广泛的传播。

萧言中?台湾卡通漫画家?出版《笨贼一箩筐》等书?:关于“先锋漫画”这个词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如果从定义看,倒是很早就接触过,不过那是在国外的一次画展上。当时感觉有些画很怪异,虽然用的是漫画的表现形式,可是它们一点都不幽默,也不搞笑,倒是让人觉得压抑,因为它们大多以死亡、战争、环境甚至宗教为创作主题,很严肃,似乎上升到精神层面了,形而上的东西比较多,跟我的漫画不是一个风格。至于国内先锋漫画的起源,我就答不上来了。

方成?著名传统漫画家?:先锋漫画呀,这种漫画倒是少见,记得一个叫夏大川的小伙子好像是画这种漫画的,他的画就叫先锋漫画吗?我见过他的画,画得不错,有的画画得很有思想性,但不是很幽默。听说目前国内有一群人在进行这样的漫画创作。

2.为何卡通漫画能走俏市场,而先锋漫画却少有人问津?

夏大川:先锋的涵义注定了其作为探索者的处境,其在价值观和审美取向上的超前实践不为当前多数受众所理解和接纳是很正常的,如果它像卡通漫画一样走俏市场那它也就勿奢谈先锋了。

萧言中:这是很自然的。在现在这个社会,升学、就业、工作,人们每天面对的压力、烦恼就够多的了,在这样的情况下,你还要给他这些正襟危坐的东东看,他们能看进去吗?比如死亡,人们往往逃不脱的东西,你还放大在他们的眼前,这不是更让人心悸吗?不像我的漫画,专搞笑,读者看了嘻嘻笑,为生活增加点乐趣,轻松点多好。因此看卡通漫画的人自然多些,潜在的消费群体就大了。当然这样说,并不是说先锋漫画就没人看了,只是它的读者对象定位比较窄,看的人就少了。

方成:可以理解。现在连传统的具有讽刺与幽默的新闻漫画的市场都很低迷,更不用说先锋漫画了。我们说漫画创作要贴近生活、贴近群众,要有社会责任,先锋漫画这种探索性的本质已经注定了它要走得离生活、群众更远。而像台湾、日本这样的卡通漫画,它们能够迎合读者阅读口味,甚至拼命刺激读者的笑神经,走俏市场自在情理之中。

3.先锋漫画想表达什么给读者?与传统漫画比最大特点是什么?

夏大川:先锋漫画想要读者自身融入到艺术创作之中,而不是像欣赏传统漫画那样只是一个旁观者,它强调互动。传统漫画的解读是由外而内,而先锋漫画则强调直觉至上的由内而外的解读方式;从画技上说,先锋漫画比传统漫画、卡通漫画对画面的要求更要精细、唯美,追求更高的艺术水准;传统漫画是理性的,而先锋漫画更多地呈现出的是非理性。

萧言中:我个人认为,先锋漫画更多的是想让观众在接受作品的同时,思考一些与画面有关的一些问题,调动丰富的想像力,对画面的解读进行再次创作,表达给读者的应该是一种启示。与我们的卡通漫画比,先锋漫画的画面要比卡通漫画繁琐,比如对色彩、线条应用的细心经营。

4.究竟是先锋漫画作品曲高和寡,还是大众的欣赏解读水平有限?

夏大川:探索者之所以是探索者,在于他只在艺术的层面上是负责任的,他不会承担如何对待艺术作品的社会责任问题。还有,探索终究是少数人的事情,大众也不存在真的解读水平有限的问题。

萧言中:可能都存在吧。有些作者喜欢故弄玄虚,创作出自以为很高明的作品,观众读不懂不说,连作者本人也不知其意;有的刻意追求画面的唯美,其结果,注重了形式,却让内容空洞无物。当然,也有由于读者自身艺术审美能力低下造成阅读障碍的现象。

方成:如果少数读者弄不懂作品,那是读者自身对艺术的认知能力有限;如果是大多数读者读不懂先锋漫画作品,那作品一定有问题。毕竟,作品创作出来是给大众看的,大众对某件作品的认可才是检验作品的关键。

5.先锋漫画作品、作者与受众如何才能真正形成良性互动?

夏大川:这是一个远比艺术本身复杂得多的问题,但权威的艺术评论界无疑责无旁贷,他们有能力也有责任充当以上各方的真正的媒介。

方成:这是个漫长的过程,只有当先锋漫画在群众中全面普及之后,才能谈问题,现在为时尚早。

6.与专业作家、画家相比,先锋漫画为何少有专业作者?

夏大川:我认为,真正意义上的先锋作家和先锋艺术家都不可能以探索即先锋艺术创作本身为生,这不奇怪。

萧言中:这是个有意思的现象。在国外,专职的漫画家多如牛毛,甚至在台湾,像我这样的漫画家就有很多。当然先锋漫画由于其受众的窄门,而且远没有形成产业,甚至连正规商业运作的机构都没有,市场的缺席,如果要让这些漫画家去专职创作,并且是创作先锋漫画,他们中的有些画家势必会饿肚子。可是,一个事实不能忽视,既然没有专业的画家,那他们每年创作的数量、质量肯定值得怀疑。

方成:漫画市场的不景气,使得漫画作者很难靠画画为生,一旦他们放弃了固有职业,随之而来的吃饭、住房就成了问题。这使得先锋漫画陷入了一种恶性循环:越没有市场,创作者的创作热情就越少;创作的作品数量越少,质量就会越低,数量、质量上不去市场就越来越小。

7.怎样才能将先锋漫画推向市场?先锋漫画在国内有市场吗?

夏大川:先锋漫画要找到属于它的特定的受众群体,这很关键。先锋漫画的市场不同于传统漫画的市场,在不被接纳之前它可以变为插图、纯艺术等多种形式出现。

萧言中:可以建立漫画中介机构,用商业的手段将漫画推向市场。漫画家还可以依托经纪公司,从而走向市场。

8.先锋漫画家们“曲线救国”的做法可取吗?他们能成功吗?

夏大川:由于先锋漫画首先是受国外影响而诞生的,所以注定了先锋漫画家们一段时间内在国内的孤寂,所谓“曲线救国”正在产生实效,它直接催生了中国当代漫画的多元化变革。

萧言中:国内接受先锋漫画作品的观众不多,或者不被人看好,先锋漫画只好“墙内开花墙外香”了。这可能也是一种无奈的选择。通过在国际上获奖以期引起国内观众注意,这也未尝不好。只是由于国外评奖的标准比较杂芜,这些漫画家如果一贯地去迎合他们的标准,时间一长,对形成自己漫画创作的风格肯定会有影响。他们或许会成功了。

方成:这当然好了,既然参加国际比赛吗,那对作品的要求必然很高,如果能提高作者的画技与艺术水准那当然很好。至于“曲线救国”能成功吗?这还是个问题。



108
评论区(0)
正在加载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