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欣赏
资源
服务
返回首页
戴尔、易安信、惠普、思科……科技巨头已成行尸走肉
作者:www.333cn.com  来源:www.333cn.com  :

戴尔 易安信 惠普 思科 科技巨头 行尸走肉

  当然,他们还将拖拖拉拉走上那么一段。他们会卖出部分资产,赚点小钱,上几个头条,甚至做几件新鲜事。但作为科技巨头,他们已名存实亡。

  拜三个事件所赐,这一认知在上周三清晰呈现出来。如果你没跟进看起来无趣又利润丰厚实际上却无尽迷人的企业计算领域——辅助大型企业运营的计算,还可能错过了呢。不过,这些事件在企业世界里都是大新闻。而合在一起,正好显示出这些巨头死透的程度。

  首先,Pure Storage,一家卖新型大容量电子数据存储硬件的硅谷初创公司,在华尔街上市了。当天晚些时候,《华尔街日报》报道,大名鼎鼎的电脑科技公司戴尔正在协商并购比Pure Storage更老牌更大的数据存储公司易安信事宜。而在拉斯维加斯的事件中,亚马逊推出了一项包罗万象的全新云计算服务集合,你可以在海量数据中畅游而无需设立自己的硬件设备。

  这些消息听起来好像要塞满脑袋似的,但事情其实非常简单。几十年来,如果你想成立一家公司,且需要存储大量数据,易安信是你的首选。你付给易安信大笔金钱,易安信交给你一堆插满硬盘的巨大机器和用于在硬盘上存储数据的软件。该交易的诡计在于,你只能从易安信得到那些软件。因此,每当你想存储更多数据,只能付给易安信更多的钱。这一招让易安信赚得盆满钵满。

  但随后,像Pure Storage这样的小公司出现了,他们出售建立在闪存基础上的存储设备,比硬盘快得多,可以更快更多更省钱地存储数据。而更重要的是,像亚马逊这样的云计算公司也出现了,让你可以将数据存储在他们的机器上。这些机器在互联网另一端,但你可以在任何地点任何时间访问它们。这意味着你不用向易安信或随便哪家公司购买硬件设备。

  这就是曾经的科技巨头易安信与已过上升阶段的戴尔合并的潜台词。事实上,戴尔面对的难关并不比易安信轻松——前途艰险,以致戴尔秘而不宣。同样的难关矗立在惠普、IBM、思科和甲骨文面前。正如彭博社商业专栏作家、埃隆·马斯克传记作者、无与伦比的硅谷黑客阿什利·万斯所言:“为什么IBM、惠普、易安信、戴尔和思科不来个大合并而把这事儿揭过呢?”

  难关到底是什么?好吧,还是请万斯出马解释一二。当被问及该怎样称呼IBM-惠普-易安信-戴尔-思科聚合体时,他的回答入木三分。他建议我们称呼该公司为“被云上了”。

被云【涂黑】了

  云这个字眼,在最近几年可谓含义纷呈。但要记住:这些含义大部分来自于IBM、惠普、易安信、戴尔、思科,以及其他不想被云上的公司。云这个字的最佳理解方式是:互联网巨头——别名:亚马逊、谷歌、脸书,建立他们商业帝国的途径。

  这些公司将互联网业务建立得十分庞大——跑在上百、上千、甚至上万台计算机上,他们最终意识到自己不能依靠传统厂商的软硬件来建立业务。他们不能用易安信的传统存储设备,不能用戴尔、惠普和IBM的服务,不能用思科的网络设备,不能用甲骨文的数据库。这些实在是太贵了。而且无法“扩张”——另一个流行语,意味着“帮助一项线上活动统治全世界”。

  因此,亚马逊、谷歌和脸书打造了新一代可良好扩张的软硬件。他们建立了自己的服务器、自己的存储设备、自己的网络设备、自己的数据库和供数据在所有这些硬件中流转的其他软件。他们精简了硬件设备以降低成本,某些情况下用闪存盘代替硬盘加速数据存取。他们打造可用成千上万台机器上的存储子系统处理数据的数据库——这些子系统甚至可以比闪存还快。

分享游戏

  但他们并未独霸这些东西,而是分享了出来。现在,亚马逊、谷歌和脸书建立的这些东西渗透到了世界每个角落。这一步很重要,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互联网的扩展,会有很多很多其他公司像亚马逊、谷歌和脸书一样快速扩张。有些甚至已经壮大了。

  亚马逊现在正为商业世界提供它自己的基础设施,字面意义上地提供。这就是云计算服务的本质。谷歌也在做同样的事。而脸书,比任何人走得都远,将其软件和硬件设计都分享给了全世界,以便其他人能以同样的方式建立自己的业务。这就是所谓的“开源”。

  在这些开源设计和互联网巨头案例的帮助下,一大帮积极进取的企业厂商纷纷拿出与亚马逊、谷歌和脸书极为相似的硬件和软件。不仅仅是像Pure Storage这样的存储厂商,还有像Quanta这样的服务器制造商和像Cumulus Networks和Big Switch这样的网络设备商。无数的软件厂商,比如MemSQL和MongoDB,出售建立在脸书、谷歌和亚马逊的设计之上的数据库。

  所有这些都是为什么说IBM、惠普、易安信和思科被上了的原因。是的,他们可以提供他们自有的云计算服务。他们可以提供像脸书开源的那些产品一样运作的软件和硬件。在某种程度上,他们也这么做了。但竞争已经延伸开去,铺展开来。如果他们在新的云服务和产品上走得太远,将牺牲掉他们已有的生意。这就是所谓的 “创新者窘境”。

Larry Ellison效应

  没错,甲骨文也面临难关。甲骨文帝国建立在昂贵的无法扩展的数据库上。区别在于,甲骨文打造了一支能说服企业买进任何东西的销售团队——即使没有任何经济意义。这就是所谓的“Larry Ellison铁拳”。

  好吧,另一个脆弱的科技公司也在头痛:微软。微软的情况则是,它更快速且熟练地迁移进了云计算的世界。就像亚马逊、谷歌和脸书,它经营着自身庞大的互联网服务,包括必应搜索。这意味着微软也被迫打造属于自己的数据中心硬件和软件了。而且它自己的云计算服务也非常棒,简直可以挑战亚马逊。该服务名为 Microsoft Azure。

  当然,微软有着其他的问题。比如说,它最大的盈利来源Windows操作系统,在智能手机、平板电脑和其他未来设备上使用的人就相对较少。这就是所谓的“被移动上了”。

谁没有被【涂黑】?

  谁没有被上呢?好吧,Pure Storage看起来比易安信好些。即便如此,其首次公开募股(IPO)也称不上是大获全胜的全垒打。它仍然在卖那些需要安装到自己的数据中心上的东西。这种设备在世界上总会有一席之地的。但企业计算的未来,终究要落在云计算服务上,这是愈趋明显的趋势,也意味着未来站在亚马逊一边。

  亚马逊是目前为止全球最大的云计算运营商。其云服务是众多公司和程序员跑代码存数据的地方。就在上周,该公司将这项服务持续推进——不仅提供原始处理能力和存储空间,还提供数据库和数据分析工具以及其他软件服务。如果你使用亚马逊,你不需要从戴尔、惠普、易安信和思科购买服务器和其他硬件,也不需要从甲骨文和 IBM买数据库。

  幸运的是,亚马逊在云计算世界还有几个对手——谷歌和微软。其他都是陪跑的失败者。惠普、甲骨文、IBM和其他传统巨头会仿效亚马逊。但他们落后太多,负担太重,拍马也赶不上了。谷歌和微软会对亚马逊造成一定压力。事实上,微软比谷歌走得更远。因此,简而言之,我们真的是在向着“被移动上了”迈进。

继续阅读:
[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传播设计品牌影响力 汇聚中国设计力量 联络QQ:775487204]  编辑:shx
推荐
融-2015国际字体...
设计师借品牌LOGO...
数据界面该如何设...
法国圣艾蒂安歌剧...
花边
回味五十年代的时...
最神奇的世界建筑
不是人体彩绘
真实的图案艺术
人乳汁设计的首饰
神奇的百度镜子
排行
专题
  • 平面设计

  • 工业设计

  • CG插画

  • UI交互

  • 室内设计

  • 建筑环境

设计服务友情链接网站地图广告服务合作伙伴关于我们版权申明
中国设计之窗 ©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30610号 
Tel:0755-21041837 客服:serve@333cn.com 资讯提交:3319655717@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