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欣赏
资源
服务
返回首页
中国独立服装设计师的尴尬处境
作者:小蜜蜂  来源:经济观察报  :

4123

  “本次时装秀,不仅有他所擅长的晚装,还包含一些更为都市化风格的单品,比如像激光切割A字裙与短夹克的搭配。”被誉为是“时尚圣经”的《女装日刊》在它的网站这样报道一位设计师。你以为是在形容Marc Jacobs或者Pheobe Philo吗?错了。这是在说第一个登陆米兰时装周的中国设计师:王培沂。

  那么,他的作品应该在国内掀起热潮了吧?王培沂把他的设计作品完全一样地搬到了刚刚落幕的中国国际时装周。但是却并未引起热烈反响——可能是因为奔驰的赞助,让他的作品与新车发布、意大利某品牌一起走秀混在了一起,这让整个秀场看起来像一个大杂烩——相反,中国国际时装周上,反响最热烈的是老牌男装七匹狼的发布秀,因为星光熠熠所以人头攒动。

  也许,这是以王培沂为代表的诸多中国独立设计师的普遍问题。一边是世界时尚之都的掌声阵阵,一边是国内难以撬开的市场大门。王培沂的设计,尽管在欧洲吸引了相当多的眼球,在国内却没有多少人知道。

  今年2月,他出现在两年一度的米兰时装周,成为中国大陆第一名在米兰举办时装秀的设计师。他的服装灵感来源于北极光,获得了巨大成功。Vogue意大利版本则在自己的网站上发布了一组关于他的时装店的照片。

  好了,回到国内,王培沂的中国同胞们,却很难买到他的时装。尽管他的品牌2004年就在北京成立工作室,在欧洲首秀又获得好评,王培沂在中国还没有一家精品店——当然,这和他为明星们做高级定制这个种类有关。

  在中国面临类似处境的,除了他,还有王玉涛、高杨、谢峰等其他独立设计师。而如日中天的Uma Wang,Xander Zou,以及Masha Ma等海归派,也遇到了相同的问题——他们的作品口碑反响特别好,但是反馈到大众和市场身上,则略失去了一些风采。

  独立设计师们最重要的就是资金问题。他们自己创办工作室,自己雇佣骨干成员,自掏腰包进行设计。产品的销售,也主要依靠客户和朋友之间的口耳相传——这就能解释他们其中很多需要和明星打好关系。

  王培沂曾经在一次采访中就表示他总是缺乏资金。他说他其实非常想集中精力专攻设计,但既然是独立设计师,他就不得不要在其他方面分心,例如,如何管理人员,怎么去运营工作室,等等。

  王玉涛尽管成功登陆2012年柏林时装周,也处在同样的困境之中。“独立设计师没有足够的财政支持,”他说,“也缺乏运营时装周的经验。”

  而另外的一个问题是,独立时尚设计师和普通消费者之间,也存在着鸿沟。他们也许可以用新鲜富有创意的作品引来海外评论家的喝彩,却也会被国内的潜在客户认为高不可攀。

  给明星设计衣服是一把双刃剑。打开了名气,却离普通市场更遥远。王培沂和王玉涛都曾为中国一线女演员定制服装,例如巩俐、章子怡、范冰冰、李冰冰,可很多人觉得太过昂贵。王培沂还被中国时尚圈称为“中国红毯第一人”,意思是走上中国红毯的女明星都要穿他的设计。

但是,仔细想一下,大多数人并不会花几千块钱购买一名年轻设计师的作品。与此相比,中国的消费者们更宁愿把钱花在已经有名气的老品牌上。

  另外,很多中国的设计师不喜欢甚至说不愿意自己去贴近市场,去给自己宣传,他们觉得首先要把自己的东西做好,然后再宣传,这本身就是一个误区,著名时尚博主,观潮网的记者月之海认为这也是一个特别致命的弱点。

  好在,他们的努力仍然是有回报的。

  Uma Wang 在采访中表示,眼下的中国有很好的土壤,有庞大的成长中的时装消费群体、满腔热情的民间赞助机构和国人泛时尚化的新生活方式,这些都为设计师提供了很好的生长环境。

  她在2003年就创立了自己的品牌。今天,她的品牌不但在很多买手店里出现,更在上海开了实体店——这是非常重要的一步,即让大众接受并且认可。要找到类似设计师品牌店这样的平台,是这个土壤当中非常重要的养分。

  而年轻的独立设计师们也正在开始努力搜寻品牌的赞助。王玉涛和王培沂都得到了奔驰的赞助,更好的例子是张弛,每次他的发布会都有很多品牌的加盟——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会失去时装的一部分纯粹性,但是至少缓解了他们资金上的燃眉之急。

继续阅读:
编辑:shx
推荐
Benk Koros时尚流...
全球最新商品包装...
全球最新商品包装...
min chen竹子做的...
花边
Igorvorobey极致...
古典标准的现代美...
不是人体彩绘
10个最具创意的冰...
不可思议的发型设...
超HOT纹身的妩媚...
排行
专题
  • 平面设计

  • 工业设计

  • CG插画

  • UI交互

  • 室内设计

  • 建筑环境

设计服务友情链接网站地图广告服务合作伙伴关于我们版权申明
中国设计之窗 ©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30610号 
Tel:0755-21041837 客服:serve@333cn.com 资讯提交:news@333c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