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欣赏
资源
服务
返回首页
“喜羊羊”成功之后:中国动漫崛起了吗?
作者:解放日报  来源:解放日报   :

  内容简介:诙谐简单,是一条保本的安全路线,却也是容易引起审美疲劳的路线。《喜羊羊与灰太狼》的标志性意义,媒体已大书特书,确实无论怎么赞美都不为过。但在以日本动漫为代表的动漫文化浪潮面前,我们今后该走什么路呢?中国动漫行业的腾飞,路漫漫其修远兮,还有九九八十一关等在远方。                                                                             



  国产动画电影《喜羊羊》以全国8000多万元票房的成绩,超过了当年的美国动画片《功夫熊猫》,甚至同档期的真人大片也被一一比了下去。于是舆论欢欣鼓舞:中国动漫是否终于开始崛起?更直白一点说,长期沉迷于日本动漫的青少年市场,是否终于有望抢回来了?

  答案还是要从《喜羊羊》说起。该片被公认的最大成功,是市场营销的谋划。先有同名电视剧多年培育的“儿童口碑”,又放在春节档期播映,此时还有什么特别项目适合孩子玩?《喜羊羊》正好填补了空白,成为首选。这一方面说明,中国动漫人学聪明了,终于懂得如何利用市场机制,进行商业连锁策划。这是现代文化产业非常重要的一环,我们无疑取得了一定的进步。但是另一方面也必须清醒意识到,精心谋划的营销招数,可一可二而不可再三。观众不会永远买账。一个行业的振兴,最后还是离不开持续不断高水准的内容面世。

  那么《喜羊羊》内容如何呢?事实上,“山寨战斗机”、“三聚氰胺”、“微软黑屏”等词汇,非儿童所能领会。该片的走红,主要还是归功于成年人的热捧。有媒体报道,电影版《喜羊羊》令大人捧腹大笑,却令一些小观众昏昏欲睡。影片其实是把陪小孩的大人们引进了电影院,结果大人们看得有滋有味,口耳相传,轰动效应滚滚而来。

  按照复旦大学动漫课题研究组郭虹教授的说法,“长期以来,消费者对国产动画失望太多,降低了期待值,又把《喜》视为儿童片,对制作水平没有高要求,所以反而有了惊喜评价”。一旦去除“儿童片的掩护”,一开始就从成年人视角看的话,《喜羊羊》的制作,与国际优质动漫的精良程度相比差距依然不小。诙谐简单,是一条保本的安全路线,却也是最容易引起审美疲劳的路线。这是一次“占尽天时、地利、人和”的成功,一些意外优势在下一回、下下一回或许会边际效益递减。

  平心而论,我们的现代动漫产业起步较晚。当我们还把动漫定位为“小朋友的娱乐”时,国外的动漫已开始涉猎各种复杂社会题材,常见的就有生化危机、环境保护,甚至包括国际争端、宗教伦理以及哲学、量子物理等专业领域。当我们还在为动漫如何不呆板说教尽力时,国外的动漫叙事,已囊括了电影表达的各种效果,甚至融剪纸、水墨和后现代的剪辑手法于一体,突破了真人电影语言的框架。当我们还在为动漫创意头疼时,国外的动漫,已玩转古今各国各种文化元素,人类历史长河中出现过的人文门类,几乎都被挖掘出来演绎,以满足现代人永无止息的猎奇口味。可以说,国际上的“动漫”概念早已不是一种类型片,它更像“网络”这样的泛化平台,小到儿童片、言情片,大到史诗片,甚至恐怖片、歌舞剧,只要导演愿意,都能用动漫而不是真人来演绎。这与我们传统的“卡通”理念实在是两回事。

  更无法回避的就是令人评价不一的日本动漫。它作为国家重量级的支柱产业,占领全球70%左右的市场,全世界包括欧美人在内,都对它着迷不已,堪与好莱坞的辐射力相媲美。这绝非作品本身就能做到。归根到底,是因为日本动漫已成为一种文化现象、一种价值体系,对生活的全方位渗透,几乎无孔不入。

  比如从产业链来说,小说、漫画、音乐、影视、游戏、广播、舞台剧等,凡想得到的文化形式,都能被“动漫产业”所裹挟,任意转换。这就意味着,一个人的业余生活,听什么看什么学什么玩什么,甚至衣食住行,都能与同一部动漫相关联。

  从内容来说,它非常分众:儿童看的“卡通”,草根看的“恶搞”,还有精英、中老年群体看的深奥文艺,当然,更不乏一些老少皆宜的通俗作品。在每年量产几百部以上的残酷市场竞争中,如果作品不能勾起读者灵魂深处的共鸣、或释放单纯的喜爱情绪,那么结果将一败涂地。所以不管什么题材,核心总喜欢影射现代人的生活苦恼,思考人与人、人与世界的生存伦理和价值所在。如此千锤百炼下,才诞生出有口皆碑的作品,某些甚至带上了启蒙和批判色彩。因为一部作品喜爱上某项活动,这样的例子不在少数,也造成了社会上的忧喜参半。

  新世纪,凭借电脑,动漫粉丝们更加把这种文化推向了难以想象的程度:已经从简单模仿,到了重新创造。同好们自己二度编写故事、绘画、剪裁服装演出,甚至还有私人制作的音乐、视频,经各种渠道流行。当原本单纯的消费群体,转身成为主动参与者,那么其文化生命力之旺盛,则不难想象。因此更加聚拢起世界各地的人才,比如给游戏《莎木》拉二胡的华裔贾鹏芳,给动画《十二国记》编配中国民乐的韩裔梁邦彦,俄罗斯歌手Origa等等。

  在这样的动漫文化浪潮面前,美国作品主攻大众娱乐,谈不上文化内生的影响力,不少好莱坞导演反而是日本动漫的粉丝。欧洲几乎无心搞成日本“全民动漫”的局面,艺术家们制作一些高水平的小众动画,证明自己的能力足矣。那我们该走什么路线呢?通过网络,中国年轻观众的审美早就被国际水准养刁,还有没有耐性坐等中国动漫人慢慢成熟?当别人几乎把或古典或先锋的所有路线都玩遍,留给我们发展创新的余地在哪里呢?产业链可以培养,技巧可以磨练,但是能统领一个团队的高明编导,具备古今中外人文地理都懂一二的综合学养,这样的人才去哪里找呢?

  《喜羊羊》的标志性意义,媒体已大书特书,确实无论怎么赞美都不为过。但如今也该到冷静下来深思的时候。中国动漫行业的腾飞,路漫漫其修远兮,还有九九八十一关等在远方。

继续阅读:
[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传播设计品牌影响力 汇聚中国设计力量 联络QQ:3319655717]  编辑:aa
推荐
融-2015国际字体...
Pizza app界面交...
B&O Play网站设计
设计视觉 Michael...
花边
创意香皂大集合(...
绝对沉默 惊艳摄...
故事现场的强烈冲...
与艳照门比,艺术...
恶搞月饼 今年月...
一组很绚的艺术摄...
排行
专题
  • 平面设计

  • 工业设计

  • CG插画

  • UI交互

  • 室内设计

  • 建筑环境

设计服务友情链接网站地图广告服务合作伙伴关于我们版权申明
中国设计之窗 ©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30610号 
Tel:0755-21041837 客服:serve@333cn.com 资讯提交:3319655717@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