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欣赏
资源
服务
返回首页
生态建筑的穿越性与现实困境
作者:张志春  来源:西安晚报  发布时间:2015-08-04 08:08   点击:
  就个人经历而言,我和窑洞有过些许交集。1981年冬天,我还在高中读书,学校组织大家到山区拉练。我在唐太宗昭陵背后一个叫高尧村的窑洞里住了一个月左右;1986年春天,我作为农民,在山区植树造林时,在瓦苗山西王庄的窑洞里又住了一个月。从此以后,出差或采风,无论是在榆林城区、靖边杨家城、米脂姜氏城堡之侧,还是在乾县……只要碰到窑洞,我就感觉很亲切,总是尽可能地进去看一看,和主人聊一聊。基于这样的接触,虽未展开全面、深入的研究,但也可以说,对于窑洞有一些感觉和印象,说出来或许能成为探索窑洞文化的引玉之砖。

  首先追本溯源。应该说,窑洞是人类最先创造的居住形式,是居住文明的最早源头。衣食住作为人类生存的三大基本需求,在鸿蒙之初,就伴随着直立起来的先民,开始了进化与升华的文化进程。《周易·系辞》:“上古穴居而野处。”《礼记礼运》:“昔者先王未有宫室,冬则居营窟。”《墨子·辞过》:“古之民未知为宫室时,就陵阜而导居,穴而处。”事实上,不少考古遗址也充分证明了这一点。无论是北方的北京山顶洞人的穴居,还是新石器时代广东、广西、江西等地的洞穴遗址,都充分说明了窑洞并非是我们一般印象中的北方民居的标志,事实上,它是南北方先民们最早的普及性的居住形式,是先民们居住文明的最早源头。

  我们猜测,它是先民受最初借以安身的山洞、崖缝、树洞的启发,同时观察求索各种穴居动物的居住样式,模拟其形制而创造出来的。从有关资料图来看,它的圆形顶与方形底的理想组合,是先民们在千万年建筑技术的探索提升中、在居住实践的体验中,逐步完善起来的。或许在诸多窑洞的形式创造中,只有符合这一结构才不致塌陷,才能够长久保存下来。而以黄土为窑便于挖掘改造,也是其重要的先决条件。

  随着逐水而居,先民们渐渐走下山来;随着打井技术的成熟,先民们开始逐渐摆脱逐水而居的拘束,可以自主地选择居住地点;随着市场交易模式的创制,人们可以选择自己熟悉的生产经营方式,多样的生活需求在交换中获得满足。而山区、高原、平原等生活环境的多样化,滋生出逐渐多样化的建筑模式。不只是黄土高原上的丘陵、断崖深沟中有崖窑,就是有了更多的选择自由时,居住在山脚下、平原上的人们仍然保留着窑洞的记忆、眷恋着窑洞的形式,于是便有了土坯、砖头、石块箍造的窑洞。除了洗崖凿洞式的建筑窑洞,人们还会在平原上挖掘地窑——即先在平地上掘出下沉式天井,一方缓坡漫道,另三方挖掘窑洞,构筑一个地下的四合院式的窑洞居所。窑洞从山区、半山区走向平原。它们与土木结构的瓦房、草棚、石片房等平起平坐,成为历时悠久的中华建筑交响乐中的辉煌乐章。

  其次,在民居建筑史上,窑洞是其他民居建筑形式的母体。不仅如此,窑洞及其衍生模式仍是历代人们居住的形式之一,并且,窑洞的建造技术也在历史的演进中不断提升。在陕西这一方土地的古老遗存中,仍可看出窑洞建筑的覆盖式影响。距今6000多年,半坡姜寨人半穴居的圆形、方形屋的形制,是先民们为了逐水而居、为了更好地生存,而以新的建筑材料、以窑洞形式为基础创造出来的。后世颇为普及的土木建筑形式,明显是从窑洞模式孕育而来的。而宝鸡北首岭、华县元君庙、渭南史家、邠县下孟村等,仍是未脱窑洞印痕的圆形半地穴式或全地上式的小房子,更不用说陶窑了。仰韶文化晚期,以宝鸡北首岭遗存为代表,近50座的大小房屋仍是圆角方形或长方形两种半地穴式的样儿,一直延续到尧舜时代的陶寺,即使到了西周,仍然颇为普及。如《诗·大雅·緜》中所述的“陶复陶穴”便是这种居住模式。可见,在后世诸多的建筑中,都有着窑洞穴居、半穴居、平房到楼房的脱胎演变过程。窑洞不只是有特色的一种,而且是孕育其他建筑形式的母体。

  再次,窑洞民居,作为一种优秀的生态型建筑,以其不可思议的超越性,陪伴我们的祖先从百万年前的远古一直走到今天。它是前现代的建筑,更是现代的建筑,又是后现代的建筑。它涵盖人类居住历程的全程,仍有着不可替代的先进性与优质性。窑洞以原生态的情状超越、回避了现代建筑的弊端,令人不可思议。首先,它看似半封闭,却有着透气、保持空气新鲜的优长。每平米以万元计的现代楼房,倘若几日不开门窗通风,便污浊不堪,而造价低廉的窑洞却永葆空气清新;它土体透气,自动吸湿放湿,能自主调节温度使之最适宜人类居住,冬暖夏凉便是人们对窑洞这一优点的最通俗最本质的表述。而现代楼房要达到这样的生理感受,其在建构中不知需要多少数理技术、耗费多少热能,而且耗能之后,又会污染我们的生存环境。其次,窑洞耐久防火。现代的楼房或以50年、70年为使用周期,而我曾居住过的高尧村的窑洞据房东说最少也有200多年了,二者的生存成本相差甚远。而现代建筑不易解决或者成本甚高的防震功能,在窑洞那里,似乎在蓝图初萌之时就随之萌生了,它那拱楦式结构足以抵御那地动山摇的灾难。立体的山坡、断崖、沟坎的居住环境,成为人们依山登高望远、开阔胸襟的理想居所。中国传统的天人合一的哲学意念在窑洞这里具体展示为“地人合一”。

  第四,受现代居住文化的冲击,处于濒危状态的窑洞民居文化拷问着当代人的智慧与担当。2007年夏,在陕北靖边杨家城,我走进一家五孔窑洞的院子,里面只有一位老人守望着家园。他们村子大多如他,儿女打工外出并在城里结婚生子,老伴去城里看孙子去了。近年,更有一些地方开展三告别工程,将窑洞视为落后的象征而弃窑建房;且不说历史感相对肤浅的年轻人逃离窑洞,就是我周围不少对窑洞赞叹不已的学者,当问及能否再回到当年祖居的崖窑或地窑时,也大都叹着气说回不去了。勿庸讳言,具有诸多优长的窑洞民居仍有着自身的短板,这是一个时代的难题,它呼唤着凤凰再生的答案。

  事实上,纠结之处就在于,倘若短平快地将现代建筑技术用于改造窑洞,那么,相应地就会抵消它先天性的优势——如水泥粉刷、磁片衬砌可使窑壁美观耐用,但却影响透气性;而土质窑洞年久裂缝,会有崩塌的危险,怎么办?如何防止洪涝水淹灾害?如何排潮?更为简单也更为重要的是卫生间系统的设置及后续处理问题……

  在我看来,这些问题的应对,不应只是人文学者的介入,似乎应有建筑学、力学、统计学、物理学、化学等相关学科工作者的介入。比如,很早就有窑洞抗震的说法和文字记载,但是,这应从建筑学力学、地震灾害学等层面进行模拟性的实验,根据一次次的数据记录进行比对研究;应有实实在在、踏踏实实的田野调查,真正展示为统计学上的文献与成果。而不只是呼吁的口号,应注意依靠与借鉴多学科的研究成果。

  窑洞居住文化的价值很高。但如何传承却是横在我们面前、需要破解的伟大难题。显然,仅仅是旅游的需要只可点状布局,而不能面上开花。若要劝说更多人、尤其是年轻人不要逃离窑洞,若要建议相关政府放弃毁弃窑洞的政策,甚至还能吸引更多的城里人乐意住进窑洞里,那我们就要拿出可以操作的指导实践的数理报告,以弥补那些窑洞短板的不足,用确凿可信的理论和事实说话。
继续阅读:
[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传播设计品牌影响力 汇聚中国设计力量 联络QQ:775487204]  编辑:shx
推荐
30000¥征集税收...
北京三里屯优衣库...
波兰托伦哥白尼大...
罗马尼亚奥林匹克...
花边
纸里长出来的树
神奇的百度镜子
绝对沉默 惊艳摄...
活色生香,现场感...
Robert The的书籍...
Claudia Rogge人...
排行
专题
设计服务友情链接网站地图广告服务合作伙伴关于我们版权申明
中国设计之窗 © 版权所有 粤ICP备05097527号 
Tel:0755-83663023 83663069 客服:serve@333cn.com 资讯提交:775487204@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