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欣赏
资源
服务
返回首页
摩天时代的逆转:从李鸿章到2012
作者:瞭望东方周刊  来源:瞭望东方周刊  :
  很多城市在宣布摩天大楼建造计划时,都喜欢拿出这样的理论依据:摩天大楼可以吸引跨国公司入驻,进而拉动地方经济。其实,这个理论已经过时了。

  “What has surprised me most has been the tall bulidings,of twenty and more stories。I have never seen anything like them before in China or in Europe。They seem so weel constructed that they would resist any wind,perhaps;but we could not put them up in China,because the typhoon would soon blow them down。They would be terribly inconvenient were it not for your fine elevators。”(最使我感到惊讶的是20层或更高一些的摩天大楼,我在中国和欧洲从没见过这种高楼。这些楼看起来建得很牢固,也许能抵抗任何狂风。但中国不能建这么高的楼房,因台风会很快把它吹倒,而且高层建筑若没有你们这样好的电梯配套也很不方便。)对于1896年的美国人来说,这段刊登在《纽约时报》上的话足以让他们自豪。
因为说这句话的人,是大清帝国前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李鸿章,一位在纽约受到了“史无前例的礼遇”的大人物。

  而他谈论的,也正是当时美国人的骄傲——摩天大楼。

  不过,或许无论当时的美国人还是李鸿章自己都没有想到,一百多年后,情况逆转了。

中国数量

  按照国际惯例,150米以上的超高层建筑即可称为摩天大楼。

  1873年,在电话、电梯、供暖等配套设施逐步完善后,82米高的米德兰大旅馆在英国建成,这就是摩天大楼的雏形。不过,认为“摩天大楼粗俗的 外表影响了伦敦天空的优雅”的维多利亚女王,用“高层建筑法令”终结了一些英国人的摩天大楼梦,欧洲的其他国家也出于各种理由限制摩天大楼的发展。

  直到1876年,芝加哥大火将半个城市化为灰烬,建筑业的“芝加哥学派”随后崛起,摩天大楼的梦想才在美国生根发芽。1885年,高54.9米的家庭保险大楼在芝加哥落成,从此,美国人的摩天大楼梦一发而不可收。

  1931年,86层的帝国大厦在纽约落成,由此开始,纽约一步步成为摩天大楼林立的城市。直到1996年,吉隆坡双子塔落成,“世界最高”的摩天大楼才开始出现在美国以外的地方。

  1999年,420.5米高的上海金茂大厦竣工,中国终于拥有了第一座摩天大楼。虽然比帝国大厦的出现晚了60多年,但“中国速度”在这个领域得到了体现,2008年,492米的上海环球金融中心建成,3个月后,632米的上海中心开工建设。

  如今,中国新一波的摩天大楼建设潮,让中国的摩天大楼在数量上远远超过了美国。

  公开资料显示,目前中国建成的400米以上建筑为8座,美国只有2座;400米以下、300米以上摩天大楼为18座,美国只有9座。另外,中国在建的400米以上和400米以下、300米以上摩天大楼分别为8座和6座,在规划中的400米以上摩天大楼则有20座。

  中国速度2012年7月,Emporis地产数据库发布了一份世界在建十大最高摩天大楼排行榜,这些摩天大楼的平均高度约567米,其中5座在中国。

  在这世界前十中,第一高楼是位于印度孟买的“印度塔”(India Tower),高720米。第2、3、5、7、8名在中国,分别是位于深圳 的平安国际金融中心(648)米、上海的上海塔(632米)、天津的CFT摩天大楼(530米)、大连的大连绿地中心(517米)。在世贸中心废墟上重建 的纽约新世贸中心一号楼,以541米的高度排名第6。

  如果算上长沙的“天空城市”,那上述高楼的世界排名又要下降一位。2012年6月,远大集团旗下的远大可建科技有限公司与长沙市望城区人民政府 签订战略协议,计划用7个月时间,建一座220层,高838米的综合大楼——“天空城市”,建成后比迪拜塔还高10米,可号称世界第一高楼。

  “摩天城市网”发布的“2011中国摩天城市排行榜”则显示:以152米高度为最低标准的摩天大楼,香港有58座,上海有51座,深圳有46 座。5年之后,中国的摩天大楼总数将超过800座,为目前美国摩天大楼总数的4倍。未来3年,平均每5天就有一座摩天大楼在中国封顶。业内还有一个说法 是:全球在建摩天大楼有87%在中国。

  相关机构的统计报告显示,未来5年,中国将最少新增600米以上摩天建筑3座,500米以上摩天建筑3座。在未来的全球十大摩天大楼中,中国有望占到6席。目前世界上超过240米的大楼有270座,中国有75座,印度有2座。

全球竞赛

  超高层建筑之间对世界排名的争夺,如同刚结束的奥运会一样激烈。外国的“高手”竞相出场,本国的竞争者也毫不相让。

  苏州在2005年拥有了第一座摩天大楼——232米的苏州新地中心。2009年,282米的环球188成了新的“苏州第一”,此后,越来越多的摩天大楼拔地而起,似乎再也没有哪座能在第一的宝座稳稳地坐上几年。

  2012年,位于苏州金鸡湖畔的建筑高度约300米的“东方之门”,一口气抛出了“世界第一门”、“中国第一大高楼”、“中国结构最复杂的超高 层建筑”、“中国单位用钢量最大的建筑”、“中国最高的苏式园林”、“中国最深的私家酒窖”、“中国最高的过街天河”、“中国最高无边际泳池”等8个“中 国之最”。这一年,苏州150米以上的高楼已超过1200座。

  在尚未竣工的东方之门北侧,名为苏州中心广场的大型城市综合体已经在2012年5月破土动工,项目中包含500米和450米超高层建筑各1栋,总共有7栋高层超过100米。东方之门眼看着要屈居苏州第三了。

  类似的故事也在深圳上演。高度为442米的京基100于2012年4月竣工,而几个月后,京基100非但保不住深圳第一的排名,连继续留在前三 甲都成了奢望。华润总部大厦、佳兆业环球金融中心、平安国际金融中心三座在建高楼的设计高度分别达到460米、518米和660米。

  在南昌,231.5米高的力高滨江国际于2010年7月成为南昌第一高楼,之后不到3个月,268米的南昌高新区绿地城市综合体项目就奠基了。 又没过几个月,绿地中央广场的两栋289米的双子塔楼让“南昌第一”再度易主。2011年1月,327米的南昌国际财源中心再度刷新南昌高楼纪录。半年之 间,“南昌第一”易主3次,高度则增长了近100米。

  国内各城市争先恐后,来自国外的对手也不可小觑。

  位于东京的名为“东京天空树”的电视塔,最初预定高度是610米,超越加拿大多伦多电视塔“CN Tower” 的553米成为新的世界第一。后来得知广州正在建设的新电视塔也是610米,于是东京天空树的顶端天线又被加高了24米。

  俄罗斯的“金环计划”一度轰动全球,因为这项计划要在莫斯科的交通环线上建整整200座摩天大楼,其中包括506米的欧洲第一高楼——俄罗斯联邦大厦。俄罗斯的雄心还不止于此,他们还将拥有612米高的莫斯科塔。

  就连100多年前对摩天大楼非常鄙视的英国也加入了竞争。不过,310米高的伦敦桥碎片大厦和288米高的伦敦尖塔,已很难在世界称雄了。

“摩天大楼魔咒”

  摩天大楼的建设如火如荼,反对的声音也此起彼伏。

  其中最著名的观点,就是“摩天大楼魔咒”。1999年,德意志银行证券驻香港分析师安德鲁。劳伦斯提出“经济衰退或股市萧条往往发生在新高楼落 成的前后”,并列举了多个案例。例如纽约世贸中心落成后,石油危机爆发,全球经济陷入衰退;金茂大厦建成时也正是东南亚金融危机肆虐之时。

  而一些中国学者对摩天大楼热的批评,侧重则有所不同。北京工商大学产业经济研究所所长陈及曾公开表示,目前国内的摩天大楼热是各地政府追求政 绩、相互攀比的体现,不少项目都是在地方政府的某种暗示、授意,以及土地、税收政策的引导支持下,房地产市场开发商以自己的名义去启动的。

  陈及说,从经济活跃度和开发性的角度上看,只有北京、上海、广州、深圳这类经济发展中心对一两座摩天大楼或许有实际需求,一般省会城市和二三线城市建摩天大楼并没有多大的实际需要。超越经济发展阶段去建造摩天大楼反而会阻碍当地经济发展,造成财政税收的负担。

  暨南大学教授胡刚认为,中国新的摩天大楼建设潮,是中国城市第三产业快速发展的结果,因为第三产业主要的办公地点是写字楼,所以摩天大楼也迎合了市场的客观需求。但是,许多城市盲目建设摩天大楼,可能超出了城市的经济承载力,也造成了恶性竞争。

  在上海摩天大楼集中的陆家嘴区域,公开资料显示,中国最早的摩天大楼——金茂大厦总投资50亿元,每平方米造价为2万元,目前每天开门的维护费用就要100万元。

  21世纪不动产上海锐丰商业楼宇部区域经理朱永锋告诉《瞭望东方周刊》,2008年到2012年的近5年间,上海写字楼租金整体平稳,唯一出现租金下调的板块却是陆家嘴。

  究其原因,则是该板块的摩天大楼空置率较高,运营商要采取下调租金的策略以吸引租客,不过此举却连累周边写字楼出现了纷纷下调租金的连锁反应。上海尚且如此,二三线城市的状况可想而知。

  一些城市在宣布摩天大楼建造计划时,都不约而同地拿出这样的理论依据:摩天大楼可以吸引跨国公司入驻,进而拉动地方经济。其实,这个理论已经过时了。

  “我们看到一些国内外领军企业,原本是把总部放在陆家嘴等核心CBD,但随着上述区域的商务和生活成本日渐升高,他们已经陆续迁往较远的金桥开 发区和漕河泾开发区。这些园区虽地处中外环,但有轨交6、9号线经过,配合员工班车后、可覆盖多数员工;而园区内配套的食堂,其就餐成本也比核心CBD降 低许多,解决了员工的吃饭难问题。”21世纪不动产上海区域分析师黄河滔告诉本刊记者,跨国企业在选择办公地址时,越来越重视员工对环境的适应度,于是, 一些企业从核心CBD的摩天大楼里迁出,这直接导致了CBD摩天大楼空置率升高。

  摩天大楼的光环,在跨国公司心目中似乎并不是必需和必要的选择了。
本文相关关键字:
继续阅读:
编辑:shx
推荐
苹果历年发布会邀...
全球最新商品包装...
Kim Yo Hwan简便...
山东刘兵克原创字...
花边
日本气球艺术家气...
创意香皂大集合(...
Robert The的书籍...
性感的MOTOROLA手...
心痒痒 性感广告...
日本师奶的极品艺...
排行
专题
  • 平面设计

  • 工业设计

  • CG插画

  • UI交互

  • 室内设计

  • 建筑环境

友情链接网站地图广告服务合作伙伴设计服务关于我们版权申明
中国设计之窗 ©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30610号 
Tel:0755-21041837 客服:serve@333cn.com 资讯提交:news@333cn.com